中年之喜96.

admin 90 0

“光是老石和小石来还好说,关键是吴书珍也来了,谁不知道吴书珍的弟弟吴树林啊?”徐老师继续发表演说。

大刘不是很明白从徐老师嘴里吐出来的那些人名都是些什么人,不过凭直觉大刘将吴书珍和刚才徐老师说的吴奶奶挂上了钩,吴奶奶应该是指努努的奶奶,刘宁静的婆婆。

小城市的人很有意思,他们对权势的畏惧简直是深入骨髓,一个道听途说的在“衙门”里当差的人就可以搬出来吓死一城的小老百姓。

“吴树林在法院里工作你知不知道?”这就是他们的逻辑。

在法院里工作,他又不是法官!在法院里工作就可以和法官沆瀣一气?就算他是法官,就能包庇自己的亲戚?大刘不理解的事情在徐老师看来都是人生的常识。

“和他们打官司,我们没有好果子吃。”

大刘的头又是一炸,什么叫没有好果子吃?不就是离婚吗,有必要搞得这么悲观?

“吴树林在法院里是什么职务?”

“这我哪里知道?”徐老师竟然也有不知道的时候,也许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去关心这个问题。“好像是一个科长还是股长吧?吴书珍说起来还是挺神气的样子,不应该是一个打杂的,我在路上见过他,穿的中山装,笔挺笔挺的,应该不是办事员之流。

大刘暗暗好笑,居然凭衣着判断官位,大城市里售楼部的销售人员穿的最是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徐老师乍一见说不定以为都是当官的,要生出崇敬之情来。

“致远啊,你昨天说文依依的婆婆找你看病?”

这个弯转得有点急,大刘老实地回答:“嗯,就前天的事。她好多年前找我看过一次,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来看了,前天不知怎的又想起来找我看。”

“啥病呀?”

“我怀疑是帕金森病,但是有一点奇怪的是,她的这个病算是进展缓慢的了。当然也没啥大惊小怪的,相同的病在不同的人身上有时候症状就是不完全一样,医学上叫个体差异。”大刘一说起自己的老本行来就滔滔不绝。

徐老师打断他,现在不是讨论帕金森病的诊断和治疗的时候,徐老师对这个病也没有什么兴趣,她周围暂时还没有听说过有人得这个毛病。

“我听其他的老师说文依依的公公是简书记。”徐老师说的听其他老师说多半不一定是别的老师说的,反正蒙对了算她徐灵枫的,说错了就可以推到其他没有名字的老师身上。

“哪个简书记?”大刘是一头雾水,他也听说过文依依的前公公是一个高官,但是到底是哪个级别的高官就有点讳莫如深了。

“她婆婆这次来看病,有一个秘书跟着,一口一个秦主任,倒是毕恭毕敬的。”

“我说吧,我说吧,一人得道。”徐老师一副了然于胸的口吻,不过还是将后面半句“鸡犬升天”咽下去了,这是要求人的事,不能还没有开口就将要求的人给得罪了。

“你妹妹的事,除非文依依肯帮忙,不然我们真没有胜诉的机会。”

徐老师的谈话终于落到了实处。

大刘这才想起来徐老师不是来和自己闲聊的,论起政治手段来,刘家没有人比得上徐老师。

虽然大刘觉得徐老师有点小题大做,就像他临床上经常碰到的那些癔病患者,其实什么也没有就先把自己吓了个半死,但是徐老师的建议却还是让大刘眼前一亮,他怎么就没有想到文依依的背景,说不定真能让刘文静毫发无伤地和小石那个人渣切割清楚呢,如果是为了这个结果,任何努力都是值得的。

大刘挂了电话,却又想起一件事,那就是文依依离婚了。刚才他没有对徐老师说清楚。

所以他算是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要一个高官的前儿媳去C市的法院疏通关系,处理的是一件离婚的民事案件(也就是不值一提的小案子),现在问题来了,C市的官僚买不买“前”儿媳的帐?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人走茶凉,你这婚姻都散伙了,谁知道你们的关系现在是朋友还是敌人?帮你吧是看僧面呢还是佛面?本来是要抱粗腿的,帮错了反而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里面最关键的一个点还在于,他要不要和文依依提?

如果提了,碍于老同学的情面,还有最近的交情,对她母亲的“救命之恩”,文依依如何接这个招?

大刘愣愣地站在商场的八楼,熙熙攘攘的人流鱼贯而入,他是真的没有想过A市竟然有这么多的人。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来吃饭的人仍然不见减少,人们的夜生活真是很丰富啊!

置身繁华都市,大刘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刚从小地方出来的盲流,和这个世界有格格不入的感觉,所以说医生这个职业是恰到好处地掩饰了他的不合群与孤立。

大刘低着头往一品春走,那里还有四个和他一起吃饭的“朋友”。

到了一品春门口,大刘看见她们四个竟然站在门口,大刘尴尬地发问:“你们吃好了吗?”

赵小静是略显天真地回复:“吃好了,吃好了,我们吃饭快,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本来想和刘医生聊聊天什么地,没关系了,我有你的微信号了,以后有机会再约。”

孙飘飘的脸色有点发沉,今天这个饭吃的,怎么说呢,有点糟心,本来还想在张茵面前显摆一下大刘的男友力呢,结果呢,冤大头还差不多。

“买单了吗?我去买单。”大刘这是有点“尬”,不买单,人家餐馆让你们出来呀。

“买了,买了,我们在这里等你,就是和你告个别,今天不巧没有机会好好聊聊,以后再找机会啊!”

单是孙飘飘抢着付的,服务员已经走来走去地暗示过几次了,吃完了可以扫码结账,门口还有人在等位呢。

赵小静坚持要将她们后来点的几个菜的钱转给孙飘飘,孙飘飘拗不过她,只好加了她的微信,接受了微信转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