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南国文学.走进西藏征文】西藏的佛|冰台

admin 78 0

审核|若 兰

编辑|徐永良

图片|网 络

西藏的佛

  

作者|冰台

古城的朋友圈,是被不期而至的蓝天白云霸屏的,刷新了雾霾迷离时高楼入“仙境”的冷幽默。

置身闹市区,就连上下班赶公交车的路上,也会看到很多的行人都经不住天空的诱惑,不时会在行走中偶尔按动快门,或者干脆停下来驻足仰望。也难免就有人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行人,连声歉意地说着不好意思,便在讪笑里走开。这通透的湛蓝,魅惑着人们的感官,而在我眼里,感觉更像是晴空下的大海。那梦幻般飘浮的云朵,被炫目的阳光穿透,仿佛就变成被巨轮犁过的海面,泛起朵朵洁白的浪花,细碎的那些,更形似一群欢快的飞鱼。


身旁驶过一辆私家车,顺着车窗刚好飘出降央卓玛的《那一天》。那牵引灵魂的絮语:“不为来世,只为有你......”便在耳际回旋。相似的天空,缭绕的梵音,不由得就把我的思绪牵引到魂牵梦绕的西藏,让我想起仓央嘉措,想起西藏的佛。

众所周知,仓央嘉措是神圣的六世达赖喇嘛,是西藏曾经的活佛。三百多年来,流传甚广的诗歌和传说,令多少人心存爱戴与敬仰,更令内地人产生对雪域高原的敬畏和无限神往。他有着超凡脱俗的情感,却无法摆脱世俗和宗教的束缚;他拥有赤诚的爱恋,却难以回归肉体凡胎的本色。他只好把丰富的内心世界升华,织就绚丽辉煌,他用禅意的诗行,构筑起完美的精神圣殿。走下神坛的佛,既高贵又亲民,仿佛他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正如他所歌:“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西藏的佛和有关藏传佛教的故事,在我短暂几天的旅程中,所到之处,无不如影随形,强烈地影响着我的感官,带给我深深的震撼。沿途目之所及,更是被祈福的信徒和经幡布满。及至每当想起西藏,便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西藏的蓝天白云,抑或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神山和倒映雪山的圣湖,而与它们共生的,便是无处不在的神佛。肃然于一次次投向大地的五体;轻抚一圈圈旋转的经筒;聆听一句句六字真言,感受着“身”敬、“语”敬和“意”敬的诠释,不由注满十二分虔诚。每一次匍匐,都是心灵的洗礼,我麻木的灵魂仿佛也被叩醒,在瞬间变得空灵。

西藏因为全民信教,西藏的佛便无处不在。高高的风马旗、大大小小的玛尼堆、五彩斑斓的经幡迎风招展,它们是信徒向上苍传递心中祈愿的媒介和天使。沿途不时能看到磕长头的朝圣者,他们把虔诚注入五体投地的匍匐,把丈量的每一寸土地,都凝结为对未来的信念。

苍茫的原野,植被丰厚牛羊满坡,仿佛名家画卷;有的地方却也不乏贫瘠,是遍布骆驼草的苍凉戈壁滩。远远近近有起伏的雪山,在缥缈的云雾里时隐时现。天空的蓝,看上去是那么的不真实,通透的云朵,像童话王国的奇遇,犹如置身梦幻。恐怕只有在西藏,你才能理解什么叫做真正的一尘不染。在这种背景的映衬下,当我们不时邂逅几个抑或只是一个孤独的身影,在平坦大路或泥泞山道,看着他们不惧风霜雪雨、不理强光暴晒、不问晨昏冷暖,在不急不缓中行进着,一如他们没有波澜的双眼。平和的神态,更像我站在羊卓雍措的山顶,俯瞰到的那一泓纤尘不染的碧波,如绿松石般安详。他们被信念支撑,克服所有的险阻,历经磨难,直至完成灵魂净化的苦修,其过程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不得不在面对的瞬间,被另一种灵魂的坚韧不拔所感染。


信徒的灵魂,应该是被与生俱来的佛性贯穿始终的。当佛成为每个人心头的善念,我相信所有人,都能活成自己修行的那尊菩萨。

我不知道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的佛像究竟有多少尊,对很多佛像的来历我更自愧知之甚少,那是我的知识面所匮乏的。但对我来说,西藏是迄今为止,我所游历过的最壮观的佛国。从西藏归来,我曾难以按捺心中的激动和圣洁之情,写过游记《西藏行》,我在系列之四《拉萨》篇里写道:“在大昭寺这座至高无上的圣殿,门外经年累月匍匐着众多磕长头的信徒。沿街是川流不息转经的人流和络绎不绝的游客。进入圣殿,那无数在此默默清修的僧众,更令人肃然起敬,他们在烟火弥漫的殿堂里,虔诚地守候着日夜不息的长明灯,粘稠了岁月的悠长,厚重了历史的沧桑,却鲜活了一尊尊的供佛。我伴随着传说蹒跚着,仿佛游走在神佛世界。随人流时而倾听、时而仰望、时而膜拜,漫步前行,待我一步步挪动到佛前,心也随之渐渐地清明。当我把鲜花和洁白的哈达,虔诚地敬献在释迦牟尼12岁等身佛像前默默祈祷时,真的已经不能自己,情不自禁已泪流满面......”

我本不是信佛之人,对释迦牟尼佛的虔敬,更多的来自于西藏之行和在拉萨观看的大型实景演出《文成公主》。置身于星空为幕山川做景的现场,那震撼的场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袅袅梵音,叙说久远的传奇,演绎和美的汉藏史诗;随着悠远的佛号,流光溢彩的盛景气势磅礴,传唱汉藏深情。沉醉于善与美情景交融的视觉盛宴,情不自禁地就会沉浸入佛法无边的境界,荡涤心灵的尘埃,让浮躁的灵魂随之澄净。

西藏的佛是亲民的,住在每个人的骨子里。俗话说“头顶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在我的眼里,所有的信徒应该都是自律的。他们在敬畏里生存,善待他人,弥漫着神性的光辉。当我们踏上这片净土,便会身不由己地融入敬畏,“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行走,用心灵感悟禅音佛语;我们用眼睛欣赏沿途的景色,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放眼眺望风中的经幡,虔诚祈祷所有人放飞的心愿都能实现;我随着转经的人流,轻轻地旋动大大小小的经筒,感触“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带来的感动和温暖。我在玛尼堆上垒砌希望,让初心依旧,不被世俗所染;我轻颂六字真言,只为佑我的亲人皆能喜乐平安。

西藏这离天最近的地方,我迷离于梵音缥缈,犹如置身梦幻,仿佛可以随时羽化成仙。西藏的云淡风轻,让难以填满的欲壑消弭,精神的主导将补充物资的缺憾。


西藏归来,我仿佛为游荡的灵魂找到了皈依,开始静心回顾半生风雨,试图为这半世奔波近乎朝圣般的苦修,寻找一条精神出路,于是便决定重拾儿时丢弃的理想,静心写作。

我依旧每日穿梭在滚滚红尘,毕竟我是社会的一分子,不能脱离人间烟火。我用自己的双手换取属于我的劳动果实,这不是为了五斗米而折腰,是付出与得到的恬然。所幸我的灵魂是自由的,我可以驾驭文字驰骋,在爱恨情仇中纠结、释然,然后放飞自我,完成灵魂的修行,构筑起自己的精神圣殿。当文学成为我的精神信仰,我对文字顶礼膜拜,不敢再存丝毫亵渎。文字就是我需要用余生去敬畏、追随并倾力供奉的神佛。

每当写完的文字被发送键放飞,我就像匍匐的信徒完成了自己的功课。不觉间,轻拈星月菩提的珠串,耳畔犹如传来遥远佛国风铃的清音,空灵的境界就此安恬。

天空依然湛蓝,雪域的神山圣湖掩映在心灵一隅,就像西藏的每一尊神佛,在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地方,都会被虔诚的信徒在心中敬仰。

感谢西藏,让我寻回理想的密码,得以重新拷问人生的意义。

感恩西藏的佛,为我指点迷津,找到灵魂的皈依!

               唵 嘛 呢 叭 咪 吽

作 者 简 介

冰台,原名  张海燕。河北人漂在北京。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保定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