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身

admin 56 0

研究的是藏经版本,那总希望所有的藏经,都能看得到。

最好是都有电子版,想要用,随时可以调出来。

大部分藏经,都电子化了,除非一些新发现的零本。但是,还有一套仅存在于图录中,我们只能偶尔看到卷首、卷尾。

这套藏经是《普宁藏》。

我知道三个相关的消息。

去年有位法师,写学位论文的时候用了这套藏经作校勘。我冒昧问了下,是否也能去现场看?

法师告知,当初他也是机缘巧合,现在藏经楼已经锁起来了,而钥匙在某位大和尚身上。

只好作罢。

还有一则消息是,据说日本的几位研究者,正在将增上寺的《普宁藏》电子化。这个电子化是做成图片档,还是做成可以检索的数据库,不得而知。

他们还开了研讨会专门讨论这个事情,看样子是已经电子化得差不多了。

佛经就是得多流通,总不能因为它是古籍,就封闭起来,不让人看。

但是呢,古籍毕竟还是比较珍贵的,大家传来传去,一会就破损了。所以最好的方式是,有人去做调查,然后把实物的状况一五一十记录下来。

日本人就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情。

今天翻《西大寺所藏元版一切经调查报告书》,发现早在1998年,已经有人将《普宁藏》全藏做了细致的调查。

《报告书》中不仅罗列了每一卷的规格、装帧,还将其中的刊记、刻工等等都记录了下来。

我们即便没见过《普宁藏》,但是根据这份材料,也能开展很多研究。比如里面有元代百姓布施的记录,显示了当时的社会状况、佛教信仰分布等。

藏经的刊记,是最贴近平民百姓生活的真实记录。所以研究藏经,刊记是很宝贵的材料,现在有人汇总整理了出来,自然对研究大有帮助。

这还是二十几年前人家做过的工作,保不齐已经有人利用这些资料开展佛教研究、历史研究了。

古籍很珍贵,最好严加防护,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对古籍的描述和记录,则可以在不产生破坏的情况下,造福研究者。

我们常说这种费劲的基础工作功德无量,但真的要自己去做,想想还是算了。一来太枯燥,二来真做出来了,又不算是什么成果。甚至还会被认为,只是在做死功夫,不算学术研究。

所以像文献学这样的学科,真是在培养有献身精神的人。

只要哼哧哼哧一直整理文献就好了,不能对外在有太多期待。


作者简介:1991年生,福建泉州人

兴趣:佛教文献学、佛典语言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