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牛奶面包

admin 71 0

这是上错花轿嫁错郎了。我上篇网文,提起球迷查裁判论文的事,却让好友生发联想,想到了张文宏的论文被查。我的本意真是说球。说球,可以满嘴跑火车,没人在乎你的嘴比男足的脚还臭,也没人据此甄别你是否爱国。


我欠缺一份凛然。尽管我也认可张文宏大夫。查他论文,是无招时的剑走偏锋。而直指他是美日的带路党,才刀刀见血。而张文宏也不稳重,公然与前领导意见相左。他是不是卧底,不妨一贯制的,相信并依靠组织,由组织一言九鼎。但,把他的只言片语,或是建议,防疫间早餐多吃牛奶面包,也被认为崇洋媚外,却是欲加之罪,并自打自脸不喊疼。国人食用的牛奶面包,几乎都是自产自销的国货。


吃牛奶面包是崇洋媚外,那,用电脑、互联网就会里通外国了。我不好奇,他们是否坚持着不吃、不用,却惊奇,经一番神圣化操弄,反智,并不是过街老鼠,还比科学能吸粉。尽管有更决绝的。上世纪特殊十年里,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世事,乃至历史,就如此。科学与文明,前行的蜿蜒曲折,反智却会裹挟着诸多,奔腾汹涌。其实呢,让他人搂草的,自己绝不吃草,并门清着,草填不饱肚皮。而搂了草也没打着兔子的,还会撒着脚丫子乱跑。咋不长记性哩!

上一篇【有爱】

下一篇桃李年华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