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之喜99.

admin 59 0

大刘没有料到的是,还有一颗重磅炸弹在等着他。

大刘已经不记得那天下午他在病案室是怎么混过去的,满脑子都是那位年轻男士的样子。

他是真年轻啊!青涩得,像一枚没有成熟的果子,像……大刘当初刚留校的时候的样子。

大刘有点不能理解自己此刻的焦躁不安是源于什么,但是这或许有利于帮助大刘明白在万达广场他的前岳母一见到他和孙飘飘在一起就变了脸色。所以还是徐老师说的对,两个人离婚后最好是再也不见。

大刘下班的路上买了一盒盒饭,今天没有做饭的心情,其实连饭也不想吃,但是路过小饭馆还是下意识地进去买了一盒饭,就像是惯性。

大刘呆坐着,盒饭被他随手扔在茶几上。是的,他的落寞没有道理。是他先去相亲的,如果不是中间的那些阴差阳错,说不定他和孙飘飘现在也已经确立关系了。

手机铃响,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扔到一边。

那天徐老师的电话以后,大刘权衡来权衡去,还是暂时没有给文依依打电话。毕竟在自己家刘文静离婚的事是天大的事,对文依依来说却不是什么重要得非要出面找关系的事情,关键是石家也不过是提着香蕉来看了一下徐老师,徐老师非说那是“敲山震虎”好像也说不过去。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这边弄得风生水起的,倒是让人捏住了把柄。

不过最主要的,大刘是觉得有求于昔日的女神,有点开不了口。

大刘烦躁地走了两圈,手机又响了,像这样锲而不舍地打电话的人,除了徐老师,还有——何玲。

果然是何玲。

“哎,怎么不接电话呢?”她倒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语气。

大刘本想回她一句“都离婚了,你的电话我还非接不可吗?”话到嘴边,刘老师的告诫“好男不和女斗”又萦绕在他耳边,于是他就将怼人的话吞了下去。算了,好男不和女斗。

大刘随便哼唧了一声,当作解释不接电话的原因。

何玲没有继续追究,这一点她倒是徐老师的升级版,要是徐老师,可能就忘记了打电话的初衷,关于不接电话的原因她可以先聊上半个小时。

“小升初的新政策出台了,你看了没有?”

啊?这是哪跟哪?没头没脑的。自从萱萱的抚养权被判给何玲以后,大刘对于萱萱的学习教育方面基本上就插不上话。

其实以前也插不上话,比如何玲执意让萱萱学跳舞,说是有利于增加女性魅力,大刘就不是很赞同,萱萱的身体不是属于柔软的那种,下腰这些都靠老师死压,从医生的角度,大刘担心非专业的老师会让萱萱的脊柱受损,何玲则不以为然,她说:“正是因为不柔软,才需要通过训练让她变柔软。”离婚前,为萱萱的舞蹈课上还是不上夫妻俩还可以吵上一架,自从离婚以后,大刘就失去了话语权,当然也是看萱萱学了几年,也没有闹出什么乱子来,虽然跳起舞来仍然是同手同脚地笨拙得很,但是好歹多学几遍也勉强凑合可以上台表演一下,算是多了一门才艺,大刘也就不再干涉了。

“不是才五年级么?怎么就小升初了?”大刘糊里糊涂的。

“什么才五年级?小升初四年级就该开始准备了,到六年级哪还来得及!”何玲的大嗓门透着对大刘的不满。

何玲一硬,大刘就软。特别是对于女儿的教育上,毕竟何玲说得头头是道,听上去就是比大刘操的心多。

“哦,那要准备啥?”

“培优,竞赛,还有拿奖状,写简历,还有加入各种群探索信息……”

这些都是大刘一听就头大的,大刘的升学经历特别简单,刘老师,徐老师都是C市重点中学的老师,大刘一路顺风顺水地上了C市一中,从来都不知道培优是何物。他不知道是因为A市特殊呢,还是现在的孩子升学变得这么难搞了。

“辛苦你了!”大刘以为是何玲又要表功,或者是变相地要求提高萱萱的抚养费,毕竟她说的这些也都是要花钱的。

“唐倩的女儿,田糖前段时间参加A市的作文比赛拿了二等奖,有了这个奖状,明年小升初她的胜算就大多了。”

自从和大刘离婚以后,何玲再提田糖,就不说田武的女儿了,这俩难兄难弟,一丘之貉,臭味相投,真是懒得提!

“作文比赛的奖有这么大的作用?”这倒是出乎大刘的意料:“萱萱没有报名参加这个比赛?”大刘还是对萱萱的成绩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毕竟平时何玲这个班那个班也给萱萱报了不少,刘文萱是他刘致远的女儿,不至于那么差吧?

“报名参加是参加了,刘文萱没有拿奖。”何玲在电话里摇摇头,以为奖是那么好拿的?多少人参加啊?能拿奖的有几个,再说了,田糖的外公是什么人?附属医院的前副院长,现在虽然退居二线了,但是人家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人脉不比你刘家大多了?一个二等奖嘛,谁知道是不是靠关系给的?何玲心里有一堆疑问,但是毕竟和大刘也离了,就不和他说这些。

“那萱萱哪方面强一点,可以报名参加一个竞赛的?”大刘期期艾艾的。

“刘文萱各方面比较均衡,也就是没有哪门比较突出,所以走竞赛路线还真是有点难。”何玲这方面说的倒是比较中肯,萱萱这孩子学习方面倒没有继承她爸爸的优秀,不过大刘这种小时候成绩优秀的,除了考大学派上用场以外,对他现在的人生也没有太多加分。

“不是所有学校都看竞赛吧?大多数孩子也不一定拿到奖。”大刘降低要求。

“那当然,你女儿学校直升的35中就不要竞赛成绩,可是,刘致远!你愿意看到你女儿和一群考不上好初中的坏孩子在一起上学?!”

何玲加重了音量。

大刘的头上汗出来了,虽然何玲说35中都是坏孩子大刘不敢苟同,但是现在这个时代,不能进名初,就意味着将来进不了名高,名高进不去,和大学或许就失之交臂了,大刘有点不敢想象,他刘致远的女儿以后会上不了大学,关键是现在的小孩如果上不了大学,以后能干什么?大刘对此一无所知。

上一篇随笔:满脸的泪

下一篇色彩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