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

admin 62 0

现在的颜色可真多,五光十色已远远不够形容。桃红柳绿已经老掉牙,基本色也鲜有人提,什么脏粉,烟粉,雾霾蓝,马卡龙色系,莫兰蒂色系······,同一色系,还高饱和度的,低饱和度的,细微的差别,也被时尚界人士精心辨别使用,以提升时尚度和个性。缤纷的色彩,给了人们更多更大胆的选择,世界被装点得分外妖娆。


想起这个话题,极为偶然。早上从车窗往外一瞥,看见一个帅哥戴了一个橘红色系的口罩,就跟国奥队员戴的那样的,突然就心生了一点感慨。有时候思维是很奇怪的东西,跳跃的幅度有点大,断崖似的,看似毫无关系的一些事情想法在一瞬间却被完美地联系起来,比如说A到E,中间隔了B,C,D,但就是在那时候迅速的联想起来,等到由A及B,再到C,最后想到了E,差不多也就忘了前面是怎么回事。


我想起了小时候世界的颜色,说起来我是个对颜色很敏感的人,也特别喜欢五颜六色,儿时能接触到的颜色除了大自然馈赠的随处可见的花草树木等等之外,最让我心动的也就是五彩斑斓的丝线,老人会拿来绣花,宝贝似的包在手绢里,用的时候戴上老花镜慢慢打开,仔仔细细地拿起使用,我往往在旁边看痴了过去,却是不允许动的,我多想亲手摸摸那些润滑的可爱的美丽的线啊!若是老人家哪天高兴,赏我根线头,一天都美滋滋的,时不时从口袋里摸出来举在阳光下欣赏。后来不知道哪里得来一些彩色棉线,就把锯条烧热弯成发卡的样子,用金银箔纸和彩线缠起来,自做一个漂亮的发卡,那时候的女孩都手巧,生活逼迫的吧~后来离开家上学,依旧不改当年的本性,有一次周末回家,那时候周末有一天半的休息时间,我周六下午走,在家满打满算只有一个夜和一个上午的时间,周六晚上,我熬到夜里三点钟为我妈做的电视机罩上绣了我宿舍墙围上的图案,那会,线是不缺了,却缺少了儿时的灵性~

小时候女人的衣服也不外乎是红绿黄蓝粉等颜色,男人的身上就更单调了,一般就是白黑蓝姜黄之类的,在我们的心里也根深蒂固地认为只有这些颜色属于他们。若是谁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穿上奇装异服,或者哪个小伙子穿上花衬衫或者不是固定的那几种颜色,那就无异于跟这个世界划清界限,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代价是很大的,往往被人们认为是不正经,划到小混混一列去的。当然,我所说的只是我了解的乡下,城里的世界一直比乡下缤纷,也更宽容。


记得我们村里有四个小青年,有的是顶替父辈在工厂上班,有的招工在煤矿当矿工,好像还有一个就在村里,他们四个志趣相投,在今天看来就是比较时尚,讲究穿着打扮(也是有那个条件,毕竟挣工资嘛),被乡亲们戏称为“四大洋人”。我印象里见到下班回村的他们是这样的:花衬衫,笔直的窄腿裤,脚上蹬着三接头锃亮的皮鞋,头发有点长,抹着头油,留着两撇小胡子。这样的装扮走在乡间的泥路上是有点扎眼和别扭的,小孩子像看西洋景的盯着他们,又有点害怕,因为这样油头粉面打扮的人在她们心里都不是好人。


其中有一个谈了城里的女朋友,后来不知道女方为什么提出了分手,于是,那一年的中秋节晚上,发生了一起大案子,市里一户平房里,发生了爆炸,据说炸的内脏都飞到了院子里的树上,很惨烈。而他本人,与前女朋友一家同归于尽,选择了万家团圆的这么一个时间,也是够狠。再后来,追查炸药雷管的来路,为他提供爆炸物的朋友,也是四大洋人中的一个,尽管声称并不知道他要这个去干这事,以为就是如他所说去炸鱼的,也过了几年铁窗生活。为了朋友义气,自己的人生也毁了,开除公职是必然的了,出狱后就在家务农了。


刚刚看了篇推送文,说年已七旬的宫雪花依然不改当年浓妆艳抹、喜穿颜色鲜亮花俏风格的衣服,但保养有方,比同龄人显得年轻很多,也可能是妆容原因。原先以为她也就是个笑话,47岁离婚后不甘平淡的生活,高龄参加选美,未入三甲,但她淡定自信的表现却为她赢得了进入演艺圈的机会,08年遭遇撞船意外后,退圈,重返校园读书,努力专研书法和绘画技能,并多次举办书画展。原来,人家是上进优秀的人,不光是我们看到的为博眼球做一些出格的行为。

如今的社会,是多元化的,更加包容和开放,这是时代的进步和需要,处在这样的时代,我们是幸福的,相信,在有底线的前提下,世界会越来越丰富多彩,包容性更强。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