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之喜100.

admin 69 0

“刘文萱爸爸,我可是和你说正经的。”何玲的语气确实很正经,她没有将刘文萱改名何文萱,也没有不允许刘致远探视女儿,这在离婚女人中算是不错的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离婚,大刘没有犯错,况且大刘还将房子留给她们住了,她再搞那些改名字什么的,就有点说不过去。最主要的是,当初离婚的时候,何玲也就是抱着激一激大刘的目的,并没有真的想这个家一拍两散,但是刘致远这个人,怎么说呢,烂泥扶不上墙!不仅没有被激将地更上一层楼,倒是将自己激到病案室那种拉屎不生蛆的地方去了!这还不说,这个男人不仅不反思自己,倒是乐呵呵地相上亲了!听萱萱说那个女人还挺时髦漂亮,那她也是瞎了狗眼了,以为附属医院的医生都是一坨金子呢。

算了,现在何玲自己也有辛博了,就不追究这些了。

大刘擦了擦汗,不知道何玲的说正经的是说了什么,他在这个婚姻中处于劣势的地位即使离了婚也没有得到改变。

“小升初是刘文萱面临的人生的第一次大考,是关系到你女儿一生能否幸福的关键,我可是给你说清楚了,不要错过了这个时期,以后说我没有和你说,耽误了你女儿的前程。”

这段话何玲说的的确一本正经的,但是刘致远就是觉得自己的理解力怎么有点差?能听懂何玲的每一句话,却硬是不能明白她说的话的背后的深意。也许,没有什么深意吧,大刘安慰自己。

接下来的一句才是最一本正经的重磅炸弹。

“你知道的,我现在当护士长,实在是太忙了,这一年各种培优,已经让我妈还有我弟媳帮了很多忙了,但是我妈那个文化程度,小升初哪能指望得上她?所以啊,萱萱爸爸,这事就还得指望你了!你想想,病案室正好也不忙,又有电脑,你查资料,做简历,和别的家长交流也方便,我想来想去,咱们女儿这事还真只有你才能搞定!”

这大高帽给大刘戴的,但是,“病案室不忙?”怎么听上去有幸灾乐祸的感觉呢?

这还不算,大刘硬着头皮,以为这已经是极限了,结果极限之外还有极限,女人啊,就是这么让人费解。

“萱萱爸爸”,何玲已经有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大刘了,乱叫一气:“离婚的时候,我记得你是要女儿的,怪我当时不懂事,我以为我撑得住,事实证明,我学历低,见识浅,带孩子还是得你们这些高级知识分子!你看看,才小学五年级,她的数学题我就搞不定了,更不要说英语了,去外面培优是培优,但是家里自己爸爸能教不是更好?”

大刘的白眼已经翻到天上去了,合着这样贬低她自己,给前夫送上一顶又一顶的高帽,是想将女儿萱萱退货给他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最伟大的母爱!

大刘的眼前闪过中午在食堂见到的那位年轻男士的脸。

虽然何玲决口不提那位男士的名字,但是凭着大刘多年神经内科医生的直觉,应该说神经内科医生也兼具部分心理医生的功能,大刘觉得今天何玲的这番话绝壁与那个男人有关!

大刘的心里迅速画出一张思维导图,萱萱跟他,当然是他曾经求之不得的,但是现在,现实的问题就是,萱萱真要过来的话,他这里的房子就不够住,女儿习惯了有单独的房间和单独的卫生间,周日过来大半天将就将就是可以,要是每天父女俩都要抢厕所,大刘也觉得不方便。当然,女儿过来,搬一间大点的房子也是应该的,毕竟,就算是女儿不回来,他真要和孙飘飘确定了关系,他也在考虑要搬家的事情,毕竟不能在住的方面委屈了孙飘飘。

说到孙飘飘,这事就更加有点悬得很。

上次在万达广场碰到前岳母和萱萱,前岳母固然比较讨厌,但是真正更让飘飘心里过不去的那道坎还是萱萱说她是狐狸精。

为这事,大刘私底下没少和孙飘飘做保证,孩子就是有口无心,童言无忌,萱萱这孩子本质上是一个淳朴的小孩,她这么说也就是听别人胡说八道跟着瞎说,她不会真的这么想。再说了,最重要的一点,孩子是判给何玲的!你不用做后妈,不需要有这样的负担!就算是每个周末我们父女团聚,你不想参与是不必勉强的,飘飘,这个你放心,我刘致远绝对不会强人所难。

所以,现在何玲反过来闹这么一曲,叫他刘致远怎么去和孙飘飘交代?

再说了,刘文萱搬过来和他住,就真的对萱萱的学习有帮助了?大刘对于这一点不能不持怀疑态度,大刘不可能一直留在病案室,医院说是三个月,三个月后总不至于还不给他一个说法吧?

就算是病案室轻松一点,那也只是说可以按时上下班,不像临床上只要有病人来了你就必须看。萱萱他们学校的上学放学时间根本就不是大刘这种上班一族可以安排得过来的,大刘不可能下午四点半提前下班去接孩子放学,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家一直少不了何玲妈妈帮忙的原因。接送孩子,上培优班,离开了老人,不管是大刘还是何玲都根本搞不定!

“何玲,你也知道的,萱萱到我这边来,我的上班时间完全没有办法接送她上学放学啊!”大刘的声音里已经透着乞求了,他从来没有想过生活会将这么难的难题交给自己。

“刘致远,我的上班时间只怕比你更忙!你去问问,哪个护士长能正常下班的?”何玲的嗓门很尖利,让大刘很不舒服地将手机拿远了一点。

“何玲,辛苦你了,我也知道,我也愿意尽力配合你,当我有时间的时候去接送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你完全甩给我,我又没有你妈妈帮忙,我怎么办?”大刘苦着脸,前岳母也不是一无是处啊,虽然嘴碎了一点。

“哦,现在知道我妈帮忙了?以前怎么说的?反正,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再说了,我妈现在帮我弟弟何进了,她也不能一直帮衬我,你不也有妈妈吗?谁规定的,奶奶不带孩子,扔给外婆带?”何玲这是把以前窝着的火都冒出来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