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南国文学】玩具世界|陈红

admin 52 0

审核|段鹏尧

编辑|徐永良

图片|网 络

玩具世界 

  

作者|陈红

        总是很喜欢玩玩具,从小到大买过很多玩具,很多知识都启蒙在玩具世界里,尤其是在玩具店,那里的玩具琳琅满目,很是招人喜欢。自己玩过的玩具细数起来,也够能排列成几排的数量。自己还是忍不住地看各式各样的玩具,虽然有时并不购买,只是看看当做旅行的纪念。


        记得小时候,和父亲去商场,父亲带我去的地方就是玩具柜台。当时看到那些玩具,尤其喜爱的是舞枪弄棒,很是喜欢一支步枪,上面用绳子拴着子弹,子弹是塑料做的,枪是用木头和铁做成的。可是父亲让店员给我拿一艘考察船,考察船上弦后,就在地上运行起来,用脚碰到它,它就会选择向另外的方向行驶。爸爸给我示意起来,想让我买艘考察船。我开始还噘着小嘴不高兴,可是看到考察船行驶着这么棒,且自己幻想着里面能坐人,就快乐起来,让父亲买了那艘考察船。父亲一直没有忘记我喜欢步枪,后来他出差时,又特地给我买回我看上的步枪,使我在家里玩得很快活。

       母亲也带我去玩具店,那时我年纪还小,看到父母锅碗瓢盆做着饭,很是新奇。终于在玩具店里看到了一套锅碗瓢盆还有小铲子、勺子等,它们都是小玩具,可以满足我做饭的愿望。我让母亲帮我把它们买回家,开始在家里玩过家家游戏做起饭来。当我拿着小铲,掀开锅盖,假装炒起饭来,竟做得这样认真,妈妈说:“真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做饭。”后来又去玩具店,母亲给我买了橡皮泥,那时在幼儿园也玩橡皮泥。我把它们捏成茶壶,想着有水从茶壶里倒出,又捏了盘子和碗等,做些摆设,自己颇像个做陶艺术品的,玩得很开心。

      后来上学了,父母就不再给我买玩具了,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似乎已经忘记曾玩玩具,直到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那时刚刚步入社会,一切对我来说是崭新的开始,自己和同事们相处得都不错,他们问出我生日,提出给我过生日,我则在商场的餐馆里请他们吃顿饭。我的一个同事坚决要送我一个生日礼物,让我在商场里选一件东西,我就带他们去玩具柜台,买了一只沙皮狗,大得可以做枕头,算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回家就枕着沙皮狗,每天这样的安睡。这是久违的玩具,在童年之后,终于又开始买玩具,只是它似乎带有成年人的色彩。

       曾经去上海旅游,在黄浦江的地下通道里,竟然看到了久违的大熊猫玩具,那黑白相间的大熊猫超可爱,半卧着,歪着头,嘴里叼根竹子嫩叶。还有只小熊猫,穿着黄色的中式衣服,坐在那里,张开双手掌像是欢迎来客。真没想到是在上海而不是成都买到两只熊猫,这真是我们的国宝,竟然在上海都有市场。回家我又买了个竹筐,让它们或卧或坐在竹筐里,不愁没竹子可吃。


       也曾羡慕那些飞起来的氢气球,它们被做成各种动物图案和造型,在天津海河之畔有售卖。我买了一只氢气球是马的图案和造型,放飞它寓意着天马行空,在夏季它向北飞去。我又买了个兔图案和形状的氢气球,它直接的飞上天空,飞得很高。还有两只小狗形状和图案的氢气球,它们则向东北方飞去。在夏季,它们飞的方向都不相同,这让我感到很神奇,这些玩具给我不同的记忆,使我时不时总是想起。尤其在公园里,再看到这些氢气球,就会想起自己放飞它们那一刻,那珍贵的记忆。

       玩具给我很多幻想,总是想着它们的作用,和它们娱乐自己的时候。小时候我在玩玩具时,父母时不时看着我玩,自己很受鼓舞。长大后玩玩具时,又有些行人驻足观看,仍是让人注目观看。玩具给我许多启示和愉快的生活,这是玩具世界的多彩,使人多益智,愿永远拥有玩具世界。


作 者 简 介

陈红,天津市人,文学爱好者,从2018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是散文和诗歌,也有小说。作品曾经刊登在多家网络和纸刊文学刊物上,有《海河文学》、《中国乡村》、《红罗山文学》、《诗路文风》、《西散南国文学》、《南国红豆诗刊》《青春诗刊》、《安徽诗歌》、《茉莉花语的远方》、《文学百花苑》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