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世界

admin 68 0

    周末,又恰逢好天气,那一定要出门啊,哪怕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呢,闷在家里总有虚度光阴的感觉,还没老,都快发霉了。

    用来疯玩,就不算虚度。起码,还锻炼了身体呢。这不,随随便便,轻轻松松就一万三千步。

     唉,明明就是个贪玩的家伙,还装作很励志。?

      开车,一百公里左右,我都可以接受。于是,就在地图上搜。

    然后就发现了这座距离合肥并不遥远,还曾经被大诗人王安石记录过的褒禅山,就是那篇让好多人背到脑壳疼的《游褒禅山记》。

     真是纳闷,赫赫有名的地界,为啥从未进入我这疯玩达人的视线?只叹安徽人的营销理念太滞后,宣传工作跟不上啊!

    驱车两小时,兴冲冲赶到,却被告知,因山上有道观,疫情防控要求,已停止对外开放,只有旁边的伍子胥古道可以自由行走。好吧,看来我与道家无缘。那就改成徒步吧!

  

    说是古道,其实,就是环绕着山体的一条七公里的徒步路线。

    古迹没寻着,倒是零距离感受了乡野风光。不知哪里来的大群的长脚鹭鸶,或走或飞,轻盈飘逸。完全放养状态的鸡鸭鹅,让人联想到餐桌上的美味。还有散落着的,数不清的野花,是蝴蝶心仪的栖息地,好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在这里,不止是洗肺,也算是一种心灵按摩吧。

     山脚下的大庙村,据说已经存在了一千多年。村口的大树下,三三两两的老人家聚在一起聊天,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奶奶蹒跚地走过来,操着方言,大声地问我,“现在几点啦?”我答:三点三分!“三点十分到了吗?”哦,耳背,继续答“马上就到!”老奶奶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慢慢转过身,不再理我,自顾自地喃喃自语,老了,浑身都是病啊!

     村子里寂静无声,除了偶尔的几声犬吠,就只有我的脚步声。穿过一片竹林,迎面撞见一颗巨大的银杏树,它在默默见证着岁月的流逝。再往前走,又发现一口古井,居然还在汩汩冒着泉水,伸手摸一下,冰冰凉凉。后山上,隐约可见岩石缝里长出的石蒜花,娇艳欲滴,冒着被轰炸机一样的蚊子进攻的风险,登上去咔嚓几张,颇有些探险的刺激呢。

    远山如黛,山的那边还是山。

    旅行就是,即使我们同在一个世界,但我们发现的却是不一样的世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