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admin 36 0

做人文学术研究,自然会看很多书。不仅是看具体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有时候也看别人怎么做研究的。

大部分学者的方向都不会很宽广,往往只是在某个特定领域有成就。这个成就,能欣赏得来的,全世界加起来也没几个人。

更惨的是,往往要过个十年二十年,才会有人注意到,并且引用。

所以感觉人文学者都比较寂寞。倘若不想寂寞,只能做一些宏大的题目,这样比较能引起普通读者共鸣。

可是宏大的题目也有风险,因为实证不足,又容易受人诟病。

我们看学者的研究著作,不只是看他研究的成果,也是看他采用哪种方式做研究。这算是从别人的作品中,总结出适用于自己的方法。

其实这还比较麻烦,最好是,作者主动站出来,把研究的方法都告诉我们。

我就很喜欢看这样的作品。

这种作品看起来只有功成名就的学者才能写,可是一个人功成名就了,意味着年纪也大了,很多当年的细节,也记得不大清楚。而且往往只能讲一些比较大的原则,具体如何操作,还是有点模糊。

有个词叫“金针度人”,意思是把独门绝技都贡献出来的意思。前段时间,我在公众号上写过一些自己的研究心得,就有读者用这个词来反馈。

我感觉挺有意思的,原来即便是没什么成果的学者,也可以有很多心得。

我们倒也不用怕自己的心得会误导人,其实大家都有分辨能力,觉得不合适,不去实践就完了。

我喜欢听那种别人珍藏的研究心得,每次听到了,就赶紧记下来。但也不晓得适不适合外传,所以常常要藏很久,等到自己觉得确实实践起来还不错,就拿出来显摆显摆。

这种心得最常是出现于课堂。

好几年前,有次听老师分享自己的读书要诀。他说自己碰到读不懂的地方,绝不善罢甘休,一定会钻研透为止。

我听了,大受启发,开始效仿。

那时候在读《史记》,刚好读到《货殖列传》。里面记了一大堆地点、物品的名称,读来比不上那些有故事性的传记好玩。但是,我脑海里浮现了老师的谆谆教诲,于是开始考察每个字、每个词的背景。

《货殖列传》,持续读了一两个学期。一册《史记》,上面满满是我从四面八方抄录来的材料。

感觉是什么呢?

我很用功,我锲而不舍,但发现材料永远也读不完,考证永远也做不完。再这样读下去,几年都读不完列传。

后来我才意识到,那位老师说要掘地三尺,但并没有说每个问题都要掘地三尺。

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精力里,最好把注意力集中在跟自己研究最相关,又最容易出成果的地方。

先解决一个问题,再深究下一个问题,这样才是持久之道。

所以说,虽然听到的是最硬的干货,但也得花一段时间,才知道如何消化。


作者简介:1991年生,福建泉州人

兴趣:佛教文献学、佛典语言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