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任性

admin 67 0

虽然与胡富不熟,但从我刚来乡里上班就认识他,算算年岁也不少了。

那时,胡富刚在老家临街的半间小东屋开小卖部,经营些油盐酱醋、烟酒糖茶,以及一些儿童小食品,没有贵的,都是几分、几角、几块钱的便宜货。我经常跟着工商税务部门的人去胡富的小卖部收这费那税的,虽然有时我们刚走出门口就听到胡富嘟囔着说些不好听的,甚至还骂骂咧咧的,可我们每次进门,胡富总是笑脸相迎,并且每人少不了塞给一盒烟。烟虽不高档,却是小卖部里最贵的。有时,我也想,这小买卖凭挣,还能挣多少钱,今天这费,明天那税的,就是我们每次去,胡富塞的几盒烟,他好几天也不一定能挣回来。也怪,去收他的钱,他还给烟。

后来,胡富的生意搬到了乡驻地,在十字路口,沿街三间大屋,搞起了零售批发的大生意。

我还是经常去胡富的批发部。我去可不再是收费收税了,因为早在几年前,对小规模的个体工商户就全部取消了各项税费。我去是督促落实食品卫生、安全生产、门前三包那些事。

虽然我不再去收钱,可胡富的态度却极不友好。我每次去,他总是爱理不理,不再是背后里说些不好听了,而是当着面就说些难听的话。他把大大小小的货箱子摆在路上,能占去半边路,要是让他搬,他不但不搬,还威胁说:我看看谁敢搬?谁搬,谁试试!

变化最大的还是他儿子大虎。以前我去的时候,大虎都躲起来,问他句话,他羞得脸红。可现在,大虎虽然刚上中学,不但个子高了,我一米八多的个子都还仰着头看他,而且脾气也大了。我去,要是大虎在家,他就往外推我。大虎对我都如此不客气,更何况对他的同学了,所以,大虎这名字在乡里的中学很有名气。他整天骑着上万元的电摩领着几个所谓的小哥们到处乱窜,打架斗殴……

看不惯的人说:这都是钱作的怪!

看来,胡富是有钱了。

去年夏天,我到乡驻地西的树林乘凉,总看到大虎领着几个孩子砸开大口井周围的铁网子,跳到里面游泳,我上前阻拦,大虎不但不听,还嫌我管闲事。有一次,又去胡富的批发部,我顺便对胡富说了,没有想到,胡富却说:大口井那么浅,我家大虎那个子,就是两个大口井深也没事!

我说:你家大虎个子大没事,可他领的那些孩子可就不一定了。

胡富又气呼呼地说:他们就是淹死,只要不是大虎硬推下去的,也赖不着!

让胡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在去年夏天,大虎淹死了,就在那眼大口井。

可胡富却把大虎的死赖在了安全措施齐全的大口井上。

【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嫌版权请告知删除】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