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海芹:看海

admin 79 0

 看 海 

文|夏海芹


周末,我们去看海。

暑假回老家,把爸爸妈妈还有婆婆都接了过来,老人孩子,一家七口,在南方团聚了。

人生真的很神奇,虽然做梦都想但还是做梦都没想到,我们会在南方住下来,会带着老爸老妈一起领略南国的风土人情。

我们先来到巽寮湾,到预先联系的酒店看了看,不太满意,遂决定前往双月湾。


之前来过双月湾,住的是公寓,两室一厅,很有家的感觉。记得当时一推门进去,迎面是大客厅大阳台,阳台外面就是大海。海景房对我而言,诱惑十足,作为一个还算有点文艺气息的女子,心里怎么会没有面朝大海的梦呢?以前这样的梦藏着隐着,一遇时机,它便噼里啪啦燃烧起来。因为喜欢,我还跑到售楼处,仔仔细细看了房型,想要买一套。老公在一旁说,千万别冲动,这种房不是我们的刚需,也不是学区房,钱要花在刀刃上。他说的有理,我只好悻悻然作罢。

这次我们订了两套公寓,上午躺在吊篮里晃晃悠悠地看大海。傍晚热气渐退,我们来到大海边。正值暑假,沙滩上聚集了不少人。沙子很细,赤脚踩上,被柔软地包着,很舒适。

天空是待嫁的新娘,她盛装而出,金红的裙摆上还添加了靓紫色,娇艳妩媚,一点点变幻着,惊艳给我们看。

心情也涂上了金色。


爸爸妈妈相濡以沫50多年,爸爸是高中老师,妈妈大字不识几个,文化程度虽然差异很大,感情却很好。他们牵着手,走过岁月的风风雨雨。此刻,他们互相搀扶着,在沙滩上、海水边走来走去,不时低声交谈着。


婆婆是个极富尝试精神的人。她89岁,动过几次大手术,身体孱弱。当初接她来的时候,姐姐们都反对,担心路途遥远她吃不消、害怕离家太远她住不惯,可是婆婆说,我想去。一路上,一点状况也没出。今天,我们本想让她在沙滩上坐一会儿,可她不仅拄着拐杖来到沙滩上,还光脚走进大海中,还指着摩托艇说,我能不能坐一坐。

孩子们在挖大坝、筑大坝。


月亮升起来了,圆圆的,大大的,我查日历,原来是农历十四。

晚上,阳台外燃放起焰火,空中炸开的花,正好平视可见。

咱俩出来走走吧,他说。

夜晚的沙滩仍是喧嚣的,海边烧烤腾起来的烟,让路过的人睁不开眼。还有K歌的音响,歇斯底里的歌声震耳。放烟花的人很多,还有情侣,在地上摆出心的造型,拍照、欢呼。塑料袋和一次性杯子被海浪冲击在沙滩上。


抬头看,长空如洗,明月高悬。海上生明月,竟然有晕,彩色的云包裹着月亮,应该是彩云追月吧,说不出的美。

可惜这明月再璀璨,也只是皎皎空中的孤月轮,人们沉浸在物质的快乐中,追逐着、叫嚣着、吃着、喝着,不曾留意到它。

它静静地悬着,孤独地美丽着。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