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礼

admin 44 0

生辰礼

再有三日,月牙儿就要满10岁了,在许家这可是大事。许秀才日夜冥思苦想,想给宝贝闺女起个非同凡响的表字。

内人香氏调笑他大动干戈,不如就和大明子小明子一样,以“书”字为据,再从诗经里挑个玲珑的字便可。大明子许书鹤,小明子许书壑,那咱们月牙儿,也左不过是这样。

不行,却见许秀才眉头紧皱,止不住摇头,又把书架上的古书也取下来,睁大了眼睛一行一行去看,仿佛要从字缝里看出字来。

香氏一双秋水眼,没有半点儿恼,便绞着手帕,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丈夫。她总是这样静静看着他,他们的日子也总是这样静静的。

01

此刻已是初春,院子里的槐树开得正旺,淡黄的花朵紧挨着盛开,一串串沉甸甸的槐花挂满了枝桠。那香儿,比风跑得更快,能够传遍整个七里香。

春天有许多新鲜吃食儿,不像冬日翻来覆去都是腊味和白菜。比如许家就靠树吃花,每年春天月牙儿生辰,都要来一场槐花宴,香氏那双葱白玉手总能变戏法一般,变出寻常人家吃不到的菜品。比如,用茶油烙的槐花鸡蛋饼,整朵的大槐花还能吃出软脆的口感,让人舍不得大口大口地吃。

还有槐花蒸米糕,将米磨成粉,和着面粉蒸个半熟,在蓬松的米糕上撒上槐花花瓣和果脯碎,再闷上半刻,看得到的香甜绵软。

孩子们最喜欢的是槐花酿,许氏自己做了槐花酱,加白糖,蜂蜜,米酒,放在井水里浸泡一夜再取出来,饮一口让人忘俗。许秀才还为这槐花酿起了个雅称,唤作春华。华又通花,取谐音之妙,是为春华秋实,也是春花秋月。

大明子已是少年模样,身骨渐长,许氏便也让他多饮些。大明子每次能喝一大碗,碗是普通的瓷碗,碗底有几朵梅花的纹样,更衬得槐花酿晶莹剔透。表面浮着细碎的花瓣,风一吹,还轻飘飘地打起转儿。

浮花入夜始见春,涟漪怜取西乡去。

大明子脸颊染上微红,坐着坐着,还会偏着身子有些摇晃的样子。当然他也会即兴来一两句,没头没尾的,偶尔会有些消沉。

小明子却没这福气,这个馋嘴猴儿若是拿一个大碗来讨桂花酿,许氏定要敲他一个响头。然后取一只茶盏,象征性地舀一杯。小明子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生怕撒出去一滴,那可比抄百遍《兰亭集序》还要让人难受。

02

月牙儿作为主角,穿着簇新的衣裙,不仅也能多喝几口槐花酿,甚至能讨一口父亲的黄酒来。然后一家人都给她说吉利话,她一个一个回礼,黑亮的眼珠儿藏着得意之色,真是风光极了。

今年的槐花开得比去年还要好,有时候香氏会端来木凳坐在院子里绣花,鬓间落了许多花瓣,再坐一会儿,连褂子上,孺裙上也落满了。许氏这芍药图还未绣完,放眼望去,四周却是花瓣堆地,风吹如雪。

香氏心中一动,抓起一把花瓣吹得老远,纷纷扬扬间,便已经有了今年槐花宴的主意。

又过了一日,月牙儿也开始变得不淡定了,她闻着这槐花香,已是盼念许久了。爹爹叫她读的《孙子兵法》和《战国策》也读不进去了,手里的狼毫毛笔似有千钧重,压得她的手腕一点抬不起来。

平日里秀丽挺拔的小楷,今日倒像被抽了魂一样。但月牙儿知道父亲定要检查功课,便只好一咬牙,撕掉这张,重新铺了一张雪白的宣纸。

啪,一滴墨滴下来,这可写不了字了,只能就着墨点画幅画。月牙儿蘸了赭黄色一点,就势画了一簇簇槐花,转眼间就蓬勃起来。可惜槐花不如桃花鲜妍,着色不显。但好在应景,到时候给槐花宴做陪也行。

只见她眉眼间有八分许氏的柔美风韵,但是眼神自有坚毅之色,褪去了几分娇憨。此刻她又踱着步子,犹豫片刻才写下:

争开金蕊向山河,春盛多飘泊。

后面怎么写,却是接不下去了,诗也不算诗,词也不是词,画也不像画,到有几分月牙儿杂学的特色。谁叫许秀才对女儿的教养,正是不讲八股,不拘格律,不以心为形役,真真是从心所欲呢。

03

不到晌午,隔壁的张姨带着孙女英子就循着香味来叩门了。哟,今天这是请来了槐花娘娘驾到了,做了什么菜?怎么香到人骨头里去了,我偏要来瞧瞧。

香氏擦了擦手,笑吟吟地赶忙去后院迎祖孙俩进来。从后院进来还会有一小片菜地,香氏种了些瓜果蔬菜并芍药花在这里。眼下正是长得旺盛的时候,青青绿绿,很有朝气。

张姨进门还带了一包油纸包的吃食,毫不客气地塞进香氏手里,这里有镇上的糯米滋,还有从西边来的五香粉,做鸡鸭的时候撒上一点,奇香无比!还有一样,女儿家擦手的凝肤膏,这可是专门给月牙儿的。

香氏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又不好不收下,于是赶忙端来了一杯茉莉茶给张姨润嗓,一边给英子了一颗绿豆糕。瞧您说得,哪有桂花娘娘呢,您来了正好,我呀也不知这味道浓淡。

香氏随即打开橱柜,一碟碟都是造型各异的菜品。看得出来,都是以槐花为底,不说这香气逼人的桂花饼,就是那碗杏仁露,都飘着槐花花瓣呢。

张姨眼珠瞪老大,你以后唤作槐花西施吧。香氏笑得合不拢嘴,一张粉白的俏脸更显明艳。

说得不错,我夫人哪,自然是貌比西施。却原来厨房门外的走廊间站着许秀才,他早已把张姨的话都听到了耳朵里。

香氏脸一红,只好把众人都赶出厨房,还剩最后一道便好了,大家去前厅等着开宴吧!

04

大明子和小明子做完了功课,今日许秀才没有仔细盯着,兄弟俩还拿着竹剑比划了一个时辰。破万卷书仍要行万里路,许秀才也未想过将两位少年拘在这山野乡间。

木秀于林,也先需找到树林。这两棵好苗子,自当另开天地。

现在俩人额头还渗着薄汗,就过来忙活着搬桌子擦板凳了。一张楠木的八仙桌,平时过年过节才会用。一盆用来净手的清水,碗筷归置整齐,,因为饭菜太香了,于是就没有准备熏香。

月牙儿换上了藕粉色的新衣裙,虽然还是日常的发髻,但是缠上了红色的丝绸,平添了色彩。英子露出羡慕的神色来,月牙儿,你衣服真好看,你也真好看!先生说的琼瑶仙子,肯定小时候就长你这样!

哎呀,好妹妹,你可别取笑我。今天这喜气肯定要一起沾。月牙儿说着便给英子也拾掇起来,不一会就一左一右绑了兰花结,随着窗外的风轻轻颤动。

等月牙儿拉着英子来正厅的时候,许秀才和大明子小明子已经落座了,张姨非要给香氏打下手,正一脸喜色地端着菜品往这边走。

哟,寿星今天也是一位如花娘子,以后啊,肯定比娘亲还美!

多谢张姨,我以后还会很强呢!月牙儿端过来一闻,就知道香氏肯定在这碗槐花鸡上淋了芝麻香油,真是香上加香。

没一会儿这偌大一张桌子便满满当当摆满了菜品,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有脚的,都来报到了。许秀才也穿上了最考究的马褂,貌似严肃地考起了小明子,今日不如来对对子。

三槐堂前,四邻携寸心,有花面交相映,盼时岁康乐。

小明子可不怵,手托着下巴,没一会儿对好了下句:

一树院下,两家结发髻,是草木长有情,祈十里春生。

月牙儿倒笑了,一边给父亲斟满槐花酿,一边同情地望向小明子。还好父亲今日没考我,今日我生辰,只管收礼物可不许考我功课了。

好好好,今日月芽儿最大。刘姨塞过来一瓶凝肤膏,大姑娘了,可不能苦了这娇嫩的手哦!大明子默默递过来一件木雕,却是一位少女模样,她正凝神练字呢。不用多说,刻的自然就是月牙儿本尊。

小明子大手一挥,还有我的!这是我跟镇上师傅学的手艺,每一根毛都是兔毛,给你练字用。赫然是一支精巧的毛笔,顶部还刻着一轮弯月。

许秀才却神神秘秘掏出一个檀木盒子,郑重其事地交给她,还叮嘱她晚上到子时才能打开。而那边一直在厨房忙活的香氏终于也入席了,她还端来了一道盖着盖子的菜过来。

这道菜啊,是为月牙儿准备的。说着便打开了盖子,却见打开的瞬间,无数雪白的花瓣伴着热气,飞悬在众人上空。待落下来时,却极轻极慢,等落到人发丝和衣袖上的时候却又消失不见了。

月牙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用手去碰,又怕它化了。待去看盘中之物,竟是一大朵槐花,但是却晶莹透明,状若乳酪。

香氏早猜到众人的反应,用勺子舀了一小盅,放到月牙儿面前。这道菜啊,唤作香雪,以后就是月牙儿的小名了。大姑娘可不能一直用乳名,别人该笑话了。

那我的大名呢?月牙儿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母亲,香氏却给了许秀才一个眼神,得问你爹爹从书堆里给你找了一个什么宝贝名字。

许秀才却不支声,只催促众人赶紧用膳,这饭菜该凉了。等到真正宾主尽欢的时候,月亮已爬上了屋檐,挂上了树梢。

05

月色如水,庭院寂寂无声,月牙儿坐在院子里,借着月光打开了檀木盒。一张撒金纸,也沾染了厚重的香气,墨也是熟悉的味道。

纸条很小,只有拇指长,里面两个字却写得很大很正:书轸。

月牙儿抬头望着月亮,今日似乎看不到星星。没关系,夏夜里满天都是星星。

轸,就是星辰的意思。

所以,还是过生辰的人最幸福呀,月牙儿笑着笑着便不小心睡着了。许秀才把她抱进了屋,夜里寒气重,可不能着凉了。

*继《月亮船》后的续集,为月牙儿道贺,也为迎接中秋,也为迎接生辰。胡乱涂鸦,自得其乐。

END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