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和战友们参演了一部纪录片

admin 42 0

一九七五年的八一建军节,我和战友们是在安徽金寨农村医疗队度过的。

当时,为了响应毛主席“6.26”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解放军各部队派出数支医疗队奔赴农村,一是为了改变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二是为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赤脚医生队伍。

我所在的解放军九七医院担负着地处大别山腹地的金寨县的医疗保障任务。

那年八一建军节之前我们参与拍摄电影纪录片的事情就像还在眼前一样。

八一前,我们医疗队接到上级通知,为了能真实反映解放军医疗队的情况,八一电影制片厂要到金寨来为我们医疗队拍摄一部纪录片。

我们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听说要让我们参加拍电影,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我们医疗队近百人,分布在油店公社各个大队,经院领导亲自挑选出了20多人参加拍摄,我也在其中。


纪录片拍摄之前,院长做了动员,要求我们按照导演组的要求,真实反应医疗队全体队员的风貌,我们立即表示:坚决完成任务。

“剧本”有一段内容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巡回医疗的片段,院长让我当旗手,我一下子就犯难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大别山腹地特产“哧乎子”(音译),这是一种会飞的虫,比蚊子厉害,只要它粘上人的皮肤,皮肤就会奇痒,禁不住用手去挠,所挠之处,鲜血淋漓。

我是个特别招惹哧乎子的人,四肢被哧乎子咬过、挠过之后,遍布血迹。我找到院长,我说我举旗不合适,离镜头太近了,容易看到我四肢的血痕。

院长说:有那么邪乎吗?我说:不信您看呀!说着我就卷起上衣的袖子和裤腿,院长看了后说:呀!这么血淋淋的?怎么不处理一下?我说:我问过老乡,他们告诉我用防蚊液和蚊香都没用,只能这么忍着,不过我忍着痒倒是没什么,就怕镜头里显示出来不好看了。

院长是位三八式的老兵,他说他也没见过这种情况,看样子你们在大山里,不仅要学会吃苦,还要忍受赤乎子,小小年纪真不容易啊。

接着院长和摄制组的记者们商量,过河的时候裤腿卷到膝盖之上,我就站到队伍的后面,离镜头远一些,爬山的时候,我举着红旗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不卷裤腿。


院长亲自选的旗杆,是老乡现砍了一根毛竹做成的。新的毛竹很重,举起来很费劲,特别是爬山的时候,山风吹过,旗杆就会摇晃,这对臂力是个很大的考验。

经过反复练习,我可以做到爬山旗不倒,身体不摇晃,得到摄制组战友的认可,顺利完成了旗手的任务。

纪录片拍好了,我们在征求领导同意之后,看了一遍摄影师战友录好的内容。

镜头里金寨的山水秀美,竹林成片;我们跋山涉水,走访农户;为当地老乡送医送药上门;给赤脚医生讲课;上山采药……基本涵盖了我们执行任务的各项内容。

摄影师战友告诉我们,我们医院是全军的先进单位,他们遵照总部首长的指示给我们医疗队拍摄纪录片,回去以后还要配上解说词,那样的画面更加直观、好看。

听了摄影师战友的话,我们感到:能通过我们这些“演员”,让更多战友了解医疗队担负的使命和任物,是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

2018年八一建军节我回到老部队,在荣誉墙看到了我举着红旗和医疗队员一起翻山越岭的照片,我心里特别激动,感谢老部队保存了那张照片,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照片记录了我们的军营生活,记录了我们的青春年华,记录了那个时代的风貌,记录了我们刻在心中永远的八一。

青春是楚楚动人的花朵,等待春季的温暖;

青春是躁动的心跳,期待着夏季的奔放;

青春是青涩的果,渴望着秋季的收获;

青春是渐行渐远的岁月,在未来的时间里再生。

青葱的军营生活是我生命中的一段旅程。

我将一生最好的年华留给了军营,我经历了六五式军装和八七式军装两个阶段,时光流逝,军人作风难忘,岁月剥蚀,光荣传统不丢。

曾经当过兵的人都会在八一建军节向着军旗敬礼;

曾经当过兵的人会时刻想起军号声声;

曾经当过兵的人有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经历;

曾经当过兵的人有以苦为荣、以苦为乐的豪迈气概!

谨以此文,献给八一建军节94周年。

作者简介

乐婆婆 上海人 主任医师 热爱文学 退休后撰写美文美食影评诗词等作品 有多部作品发表于网络

上一篇生辰礼

下一篇中年之喜103.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