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举报成凤

admin 45 0

张文宏医生又上热搜了。这次上榜,是因有了定论。今天中午,复旦大学称,校学术规范委员会认定,张文宏的博士论文,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但不影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


这结论自在预料中。还能想到,折腾过了,此事也罢了。不管别人,我这瓜众,却无法手舞足蹈。这次是张文宏医生撞在枪口上,换作其他人,被这样子的吹着尘土找裂纹,并且又上挂下联到西方敌对势力,或许就壮烈了。

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次举报张文宏,并非为了严肃学术,并且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有人知道,啥时起,又为啥,举报竟蔚然成风?我知道的是,也有过报道,某家长恳请老师为孩子考前补课。孩子金榜提名后,反手就举报了老师,就为讨回培训费。教育局明白这是个坑,但也得照章办事,狠打老师的屁股。


清末有一判案。世人甲把女儿卖给世人乙,做乙女儿的陪嫁丫鬟。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时过数年,甲又向乙讨要钱财未果,便状告乙拐卖人口。官府查清原委,将甲女发还甲家,同时按甲诬告的拐卖人口罪,把甲流放三千里。这样的反坐法,当然不能照搬照抄,但对举报,也需有个辨析,有个规矩。随意举报,任性举报,再至恶意举报,就没了信任相托。老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老是被贼惦记了,只能去惦记别人。细思极恐。

上一篇精神

下一篇出差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