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野餐

admin 63 0

近日“秋老虎”横行,时而闷热无比,时而微风掠过,带来片刻凉爽,在交替循环中,八月走到尾声。

关于“秋老虎”,民间的说法是:“每年的立秋当天如果没有下雨,那么立秋之后的二十四天,是很热的;如果立秋当天下雨了,哪怕是小雨,则称为“顺秋”,有俗语云:一场秋雨一场寒,顺秋过后,天气就变得越来越凉爽宜人。”

今年立秋,杭州没有下雨。那天清晨五点多去运河边跑步,人烟稀少,晴空万里,天边堆积的云朵像是火山一样。跑完三公里,心脏剧烈跳动,浑身似一团火,不断燃烧,脸色绯红,头发湿漉漉,身上的汗珠像下雨似的往下掉。回程在拱宸桥头坐一会儿,看运河来往的船只,微风袭来,神清气爽。

虽是初秋,晴朗日子久了,仍是高温。眼下疫情成常态化,找个深山老林,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呼吸新鲜空气,绿树如茵的步道上走一走,便是寻常日子中难得的盛景。

于是,上周末故地重游去虎山公园,珠珠小时候我们来过,这次带上她的玩具水枪和一些零食,打算在湖边打水仗、野餐。

虎山公园位于杭州以北,与半山、龙山两大公园连通,组成一个大的半山国家森林公园。相比于西湖的热闹,西溪的繁华,半山更为幽静,来这里游玩的,多数是住在附近的市民。公园总面积大,我们沿山路而建的游步道向前走。


走近虎山公园,最显眼是一面大湖,湖水碧绿清澈,周围群山苍翠,这里拥有原生态植被、高大林立的树木,潺潺流水的小溪、古朴典雅的凉亭、稀少珍贵的国家保护动物。沿步道向前,路上遇见与我们一样的家长,带小孩出来游玩。


有的拿小水桶、网捞兜,捞小鱼虾;有的带着水枪,站在岸边抽一管水向空中喷洒,水流在阳光下形成一条美丽的弧线。小孩子的快乐如此简单,乐此不疲重复简单的动作,开心不已。珠珠也在岸边玩起水来,满头大汗,乐在其中。

湖边生长茂密梭鱼草,叶片大,深绿色,开紫色的花,高出水面,艳丽挺拔,引人注目。公园内有人唱歌,为寂静的湖光山色增添一抹节日的光彩,唱的大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歌曲,一种缓慢的节奏从歌声里倾泻而出,周遭仿佛慢了下来,只需坐在凉亭里,静静聆听。


浮云轻移,微风拂面,山清水秀,风光绮丽。小孩玩累了,给她擦擦汗,扇扇子,喝点水,招呼她吃点东西补充体力,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从家中带来的食物:红彤彤的软籽石榴、金灿灿的水果玉米、酸甜开胃的红心柚子、软绵可口的面包、色泽诱人的糕点……坐在凉亭里,看着美景,吃着美食,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人对自然的需求,如同鸟儿在天空的自由,彼此不分伯仲。疫情除了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各种各样的限制与损失、消耗与胶着,大概让人们意识到,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自然健康?

从长远来看,身心健康是保持动态的平衡,即便疫情立刻消失,也要避免从一种极端走到另一种极端。拥有一份微小的能量,是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中,能够笃定的小确幸。


吃饱喝足的小孩,继续玩耍。我从肩上的布艺包里拿出一本散文,随手翻到有大丽花的一页停了下来。阅读作者的描述,看着眼前的梭鱼草,又回想起在乡村度过的日子,有各种各样的花儿。

儿时最迷恋的便是花朵的气味,印象最深刻的是春夏之际,在田野的灌木丛中出现的金银花,花朵清香怡人,总忍不住采摘一把,回家后以清水供养……花朵释放馨香,让人梦寐不忘。那时,大概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后,会生活在杭州;也没有想到,因书中的花朵在现实与回忆中,检阅搜索。

人的面容会变,意气风发的年少与日渐沉稳的现在,都是同一个自己。接受这一历程的变化,无论日子是阴晴不定,还是灰霾笼罩,深信灵魂有一束光,指引前行;内心有一朵花,明媚绽放。

那是能量的来源,更是温柔的美好。


回程路上,偶遇一池荷花。大都开败了,余下零星几朵,亭亭玉立,清纯优雅。在其他荷花都凋谢之时,唯有这几朵给人欣喜,同样是花,生命力却大相径庭。有幸看到这美丽的一瞬,合影留念,不负此遭。

作者佩君,居杭州,喜文字,好读书,

至今写六十多万字,85后职场妈妈。

上一篇出差

下一篇写作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