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南国文学】不必追|钱君秀

admin 58 0

审核|魏来安

编辑|曾庆忠

图片|网 络

不必追

  

作者|钱君秀

 

常常会出现父亲最后一次住院的情景。

当我们小心翼翼地回答完医生的询问时,医生给父亲出了一道计算题,2+8=?,父亲询问的眼神越过医生的头顶看向我,像极了等待答案的孩子,我焦急的看着他,他躲闪着,讪讪地,不愿意回答,而医生仍在不停地追问,我终于不忍,打断医生的追问,带着父亲来到病房,心疼得只想掉眼泪。那么精明的父亲啊,什么时候变得连这样幼稚的问题也回答不上来了?那些日子里,医院是我每日必去的地方。来到父亲的病床前,我总要先费一些时间让他认识我,然后搀扶起他已不灵活的身体,在医院的走廊里从东走到西,每天和他探讨的是楼下广告牌的大字,妹妹的职业,妹夫的姓名,女儿的学校名称,外孙女的学习成绩……想着,或许这样,能减缓他衰老的速度吧!

然而,突如其来的脑溢血,还是让父亲在我淬不及防的情况下去了天堂,在失去他的日子里,有剜心的疼……

常常的,会梦见,年轻的父亲呀,帅气、自信、高大……梦醒处,泪沾巾。

便会想,人们之所以要生儿育女,或许就是在他离开之后,儿女们会时时念着他,常常想起他吧。

便会想起女儿,想起独自在异国他乡的女儿,想起她和我说的话。

女儿告诉我:座便器的盖子要盖好后冲水,这样细菌就不会随着冲起的水雾扩散到空气里;乘电梯的时候要靠右,空出左边的位置让需要赶时间的人行走;在公共场合不要大声说话,不要一激动就用食指指着告诉她我的发现;和她说话的时候请不要再用第三人称,用代词她完全能听懂;请不要再歪着头和她说话,因为她已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

于是,每次用完座便器后,便会想起她,每次外出乘电梯时,也会想起她,而说话激动时惯有的表情和动作,却始终也没有改变过,只是有时,在安静的时候,会突然意识到,而后,失神……

偶尔看到龙应台的《目送》。

看龙应台写儿子的长大,父亲的逝去,母亲的衰老,看她写兄弟姐妹的聚合,亲朋好友的离散,点点滴滴,写的竟像是自己的生活,情深处,泪流满面……

如龙应台所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那么,亲爱的女儿,当我年老的时候,当我老的已经不认识你的时候,你会拉着我的手,给我画眉描红么,你会帮我修剪指甲带我散步么,你会默默地、默默地、送我离开,就像妈妈送走外公一样么……

亲爱的女儿,到那时,即使妈妈已经丧失意识,即便妈妈已经忘记了一切,妈妈也会用背影告诉你,好好生活,不许追……


作 者 简 介

钱君秀:一个生活在孩童世界的女人,一个浸泡在暖爱里的女人,一个一直不想长大的女人。喜欢和孩子游戏,喜欢和爱人谈心,喜欢和朋友聊天,喜欢把生活的点滴落在纸笺上,喜欢把心中的欢喜告知心爱的人。著有《我读花开的声音——一位幼儿教师的教学手记》一书,教学笔记、教学心得常发表于全国各大幼儿教育刊物上。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