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之喜104.

admin 41 0

萱萱选择睡沙发,大刘象征性地和她客气了一下。萱萱上下打量了一会大刘:“老爸,沙发你睡得下吗?”就此打住。

大刘躺在床上,听着萱萱发出的呼吸声,有点难以入眠。何玲这突如其来的一番操作,让大刘有点措手不及。他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他不能一直被何玲这么压制着,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但是他又狠不下心来。毕竟这一次如果他反抗的话,受伤的就是萱萱,孩子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存在,不是一个物体,不是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的。而且孩子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大刘不想给萱萱的童年记忆里加上这种被抛弃的成分。

迷迷糊糊地刚睡着,就听到客厅里“咚”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大刘赶紧起床去看,却看见萱萱正迷迷瞪瞪地往沙发上爬。这孩子从沙发上掉下来似乎也没有从梦中清醒过来的样子。

大刘又不禁庆幸孩子的稀里糊涂。这一点有点像她的姑姑刘文静,文静小时候也是稀里糊涂的,学习也不出色,糟糕的时候一道数学题讲很久也听不懂,她的优点就是听话,徐老师说一不二。不像大刘,打小就聪明,大人的那些小伎俩别想瞒过他。大刘的缺点是一心只想躲徐老师远远的,因为他从小不想被徐老师控制。

大刘不敢打扰女儿,听徐老师说这时候去吵孩子,会让小孩失魂落魄的。以前大刘是不相信这种鬼话的,但是现在他却宁可信其有。静静地在黑暗中等了一会,直到萱萱再度发出轻微的鼾声,他才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折腾这么一会,大刘又睡不着了。脑子里又开始东想西想。何玲不让他们父女搬回去住,家具搬出来总是可以的吧?总不能卖房子送家具吧?

说到家具,大刘又想起他们当时买家具时精挑细选的样子了,尤其是萱萱的儿童房里的家具,何玲说萱萱年龄小,一定不能买劣质家具,还从网上找了好多装修后小孩得白血病的病例给大刘看。把大刘吓得说:“我们还是晚一点搬进新家吧,你这些文章看的也太吓人了!”何玲又反过来嘲笑大刘:“胆子这么小,还是一个医生!”唉,医生怎么了?医生的孩子要是得了白血病,也一样会脑子一片空白的。

不管怎样,明天还是得硬着头皮给何玲打电话,至少也要将萱萱房里的家具搬过来,她那个家具只用了几年,还根本都不旧,关键是实践证明了甲醛含量没有超标,就算新的家具有点超标,用了几年现在也肯定不超标了!

一想到家具,大刘的满脑子都是家具,先不说何玲是不是同意他将家具搬过来,就算是何玲同意,刘文萱房里的一套儿童家具真要搬过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请搬家公司是在所难免的,大刘自己的车可装不了这么大件。

关键还不在搬家,关键是这么多家具搬过来了怎么安放?当时萱萱看田糖买了一个上下铺的床,非要买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儿童房的家具那两年也是流行高低床,说是下面可以睡人,上面一层还可以爬上去玩,无形中扩大了房子的空间,在田糖家偶尔玩一次确实是这样感受的,真要自己家里买了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萱萱自己一个人基本很少爬上去玩,同学朋友一来,那里倒确实是一个疯玩的场所,但是从上面摔下来可就不好玩了,搞得何玲提心吊胆的,有别人家的孩子来,反而要禁止她们爬到上面去玩。

除了高低床以外,还有孩子专门的书架和书桌椅,摆在一起,确实很爽心悦目,但是都要搬过来的话,大刘又犯愁了,大刘这里的房子空间有限不说,房东的家具也不可能不要了扔出去,这么多东西,可往哪里放?书房小的很,床的长度都不够,摆在客厅吧,又太不成样子。

为了这一套家具,再换一间房,搬一次家,又似乎工程太大,况且搬一间大点的房子,房租肯定不是现在这个价。

想来想去,一直到天都快亮了,大刘才昏昏沉沉地睡下去。感觉还没有睡一个囫囵觉,就被女儿叫醒了:“老爸,怎么还不起床呀?你不上班了?”大刘睁开眼睛,可不,已经是早上了,居然闹钟都没有闹醒自己。

大刘有点不好意思:“咳,昨晚有点没有睡好。萱,你睡的好不好?睡在沙发上有点不舒服吧?”大刘想了一下,没有说昨晚萱萱从沙发上掉下来的事情。还没有和何玲打电话呢,也不知道将家具运过来的事情能不能顺利。

小朋友大大咧咧地:“睡得很好啊,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从山坡上掉下来了,我早上醒来一看,我还在沙发上,还有点高兴呢。”

萱萱一边说话,一边冲进卫生间抓紧时间洗漱,这点比大刘搬出来以前强多了,看来何玲的管理能力在当了护士长以后更加训练有素了。

一会小家伙就收拾好了书包,站在门口等她爸爸了。

大刘在镜子前面照了照,一晚上没有睡好,真是看上去有点憔悴,幸亏今天是去病案室上班,不然门诊那几个多事的护士们又有得问了。

“老爸,快点,别照了,老爸帅帅的。”萱萱给他爸爸鼓气,虽然有点言不由衷,以前她小的时候,就问过大刘:“为什么田叔叔那么帅,你和他是好朋友,怎么没有他帅呢?”现在孩子大了,不再问这种傻问题了,反而会在大刘不自信的时候鼓励他,每当这个时候,大刘就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有女万事足!

出得门来,大刘想起萱萱还没有吃早餐,就问:“萱萱,早上吃什么?”萱萱眨眨眼睛,“早点摊?”

大刘皱皱眉头,这孩子倒是很清楚他的日常生活,一定是何玲在家里念叨的。

“我是说,你和妈妈平时吃什么早餐?”

“还能吃什么?面包,牛奶呗。”萱萱懒洋洋地回答,仿佛牛奶面包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唉,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