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居生活-山中一夜雨

admin 29 0

昨天(周六)到达时,已接近黄昏。每个周末的奔波,老帅哥疲倦了,想窝家,但是他说:你喜欢!咱周围的人也就你喜欢这种生活。

这话,对也不尽对,要说喜欢,很多人都喜欢有个小院,有点地,种菜养花,但如我们般不辞劳苦,数月如一日起早贪黑地挥汗如雨,太阳下暴晒也乐此不疲地干法,估计很多人就不喜欢了。大家喜欢的可能只是赏花晒花时的美感和满足感。可是, 不付出就不可能有收获,我坚信这朴素的道理。

浅尝辄止,跟全身心地投入所带来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也可以看做是一种修行。


我进院换好鞋子就迅速进入园丁角色,咦,小丽花怎么倒伏了?

‘大概是水浇猛了!’上午先到在浇水的表哥接话。

立马拿了铁锨培土,让女儿帮忙扶好。她问我可以摘一朵花吗?我连想都没想就说当然可以。她又问是种的苗吗?我说是花籽种起的。她哇了一声,说那还是算了,太不容易!

种花,是为了欣赏愉悦人的,切花插瓶也是一种方式之一,过不了两天,这些花儿也就枯萎了,而我们下周末才来,剪下插瓶,也是物尽其用,让美丽延续。

她这才放心地去剪了几朵小丽花,月季本身也需要修剪了 ,拿几朵一起插在水瓶里,该准备个漂亮的瓶子或者杯子,插花用。


这周打算清除掉有些枯掉的芸豆架,昨儿下午表哥说还有些豆荚,拔了可惜,下周吧。那就等等,但月季园中间那簇该去掉,不结果了,也耽误月季生长。老帅哥说明儿再干,也好,表哥做饭,我们仨去买了炸鸡柳,超市里买了水果,肉。黄昏的乡下 ,走在街上,遇到熟人打个招呼,一家三口说说笑笑走回家去,就是岁月静好。


上周买好了油麦菜、菠菜籽,赶着走,又热,没种,推到这周,早一点晚一点都无所谓的。让我惦记的是半斤二月兰种子播在哪里?播种二月兰,是因为今天春天老帅哥在小区里看到一户人家在窗下种了一小片盛开的二月兰 ,觉得很漂亮。难得他主动关注花草,我说一定种一片二月兰给你。种子买了,也到了播种季节,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思来想去,费了好多脑细胞,终于让我想出来三个地,一是月季园里的空地,二是芸豆架处,三是紫茉莉北边那一溜。其中三是最适宜的,那地方光照少, 也适合喜阴的二月兰。

选好了地,心就定了,想着明天早起清除杂草,播种。谁想,晚饭时分,开始下雨,最初是毛毛雨,后面越下越带劲,不大,却没有停的意思。雨夜,做什么呢?


 表嫂带了脱不花的书,女儿带了塞林格的书,我带了《过于喧嚣的孤独》,看来都有准备哦!但有人说打扑克吧,保皇!女儿来练练,山东人哪能不会打牌?其实女儿是会的,只是玩的少。表哥为我们泡茶,茶饼,老帅哥看了以为是普洱,表哥说说白茶,这茶晚上喝了不影响睡眠(果真如此)。特别禁泡,一直喝到十点半睡觉前,颜色依旧不错。人多热闹,玩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躺下,只有滴滴答答的绵绵秋雨声,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了,在乡下才能真正有夜凉如水的感觉,窗子只留了一点缝隙,女儿和她爸已经盖上了被子。听着雨声,安然入眠,一觉睡到差不多六点,还是被尿憋醒的,然后,才听到了公鸡打鸣。大家说,今夜确实没有鸡鸣声,如此凉快的夜晚,公鸡也贪睡忘了鸣叫。

早上起来,窗外依旧不紧不慢地下着不大不小的雨,一场秋雨一场寒,门外已经凉气逼人。表哥为我们准备了实实在在的早饭,两大碗,别看不精致,味道着实不错,特符合我们的村居生活,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粥喝。


饭后,雨还在下,时大时小的,女儿和表嫂看书,老帅哥有点事出去了,我听传习录讲解,表哥说那谁讲的啊,不好,给推荐另一个人讲的,说你听听人家讲“格物致知”多明了啊!我跟表哥就哲学话题聊了会,老帅哥回来,进门就喊雨天打牌。于是,半天的时间又在欢笑中飞逝而过。

清晨绵绵细雨中的小院



中午时分,雨停了,清除芸豆架和杂草是不可能了,二月兰留到下周再种吧。我把菠菜和油麦菜种糊弄着撒播上,出不出苗的下周检验,地太湿,进里面就一脚泥巴。老帅哥做饭,表哥给白菜和萝卜间苗,间出的苗表嫂去根洗好,没有人安排谁做什么,但是各人配合默契,该干的活儿都自动分配好,外面的活儿干完了,里面也喊着开饭了。只是,我看向墙边种下的几棵太阳花时,哪里还有踪影,表哥说没看见,全给踩没了,哎,最该防的人是他,简直是花草杀手,上次老先生菊花当野草一起除掉了,这次就怕万一,才种到了墙根,结果还是未能幸免,让我说啥好呢~^_^

本以为两棵茑萝都是白色的花儿,原来小的那棵才开,肉红色的,种下时不知道什么颜色,就有了期待,开花时便是惊喜


午饭后收拾东西准备返回市里,我带的书原封不动地装进背包,女儿说她看了两章,但我觉得能想着带书就是一个进步,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转变,把回小院当做市里家里也有的生活,不再是去了就找活干,行动上放松,心也就闲适了,这不正是当初打造小院的初衷吗!

蓝雪花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波花了,这货太皮实勤花了,着实值得拥有,可惜的事不耐寒,不能露天越冬,否则我一定会在园子里种上一株,让它爬满藤架。还有矮牵牛,开了多久了,也忘记了,只是不知疲倦地一直开开开,帮我度过漫长而又磨人的夏天。

另外,说一句,黄色粘虫板对于白粉虱很有效果。矮牵牛,旱金莲,珊瑚珠,辣椒等都爱生这虫,不治,很容易挂掉,我的旱金莲就是被白粉虱整挂的。今年发现,皮实的长寿花居然也染上了这虫,甚是讨厌,黄板放上,果然凑效。



小乐的园子,感谢您的驻足!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