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药记|——小承气汤

admin 32 0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终于决定要抓个药给自己

肛门总觉得有什么坠着

是种不爽利的拖拉感

腹部有种油腻重浮感

阳光带给人一点勤劳

房间走到客厅

客厅跨进厨房

弯腰从水池下拎出砂锅

洗净

倒进矿泉水

返身回到房间取药

酒大黄

枳实

厚朴

只三味

药方通道

原方原量

一两换算成现在15克

历史在某个时刻把你拉着和祖宗面对面

大火开小火炖

40分钟后药汤已是稠厚棕

半碗量

味道苦中带酸夹香

半小时后便意抵达

是一堆瓜瓤老掉那样的丝丝瓤瓤

坠着感无存

油腻感不再

晚间再喝半碗

汤愈加浓稠

手边正在喝白桃乌龙茶

就把药兑进茶里

当茶喝

白桃的香味穿越厚重

生起一片愉悦
是种你不说我懂的情深不语

又回到了每天晨起便即通畅的状态

那药也就没再喝过

心头惋惜的倒掉

一周后大姨妈来

无痛感

量大

有深色淤血块堆积着被排出来

药汤忠心耿耿地在下行通道里做了清道夫

陈积的肉眼看不见却一直存在的淤堵

被轻轻扫了出来

你甚至都感受不到那个扫在你身体里是如何发生的

日日夜夜时时刻刻

它们比你更懂你的在奔跑

在需要它们的通路上竭尽所能

又想起母亲的大肠癌

大小承气汤都是功臣

她没有接受生命只剩半年的宣判

没有接受截掉一米二肠子的手术

是汤药给了母亲生命新的出路

甚至去除了一顶戴了60年的帽子

精神病的帽子

不过是排泄通道不通导致的谵语

谵语就是神志不清不受控制的胡言乱语

人们管说胡言乱语的人叫神经病

只能接受去精神病医院

吃一堆让你失神的药

然后虚脱到讲不动话

精神病医院曾是母亲的恶梦

这辈子都再也不想踏进半步

幸好承气汤成全了她

两年半了

母亲健康如常

远离了疼痛也远离了谵语

轻松愉快地活着

汤药给了她比儿女们还多的守护

汤药做了她儿女们做不到的精细和用心

那份慈悲心比儿女们更宽广仁慈柔软

对经方的敬畏如鞭子重重抽向陀螺

滴溜溜轻盈盈在心上转啊转啊转……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