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admin 37 0

婆婆做了酱爆螺丝,我喜欢的一道菜。奇怪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螺丝,婆婆告诉我只有一家有卖,居然被她发现了,还真是幸运。

我爱吃螺丝那个味儿,肉其实不怎么多,只有一点点。但螺丝壳里的汤汁尤其鲜美,通常被我吸得干干净净,吃得过瘾,没过多久,面前便有了“堆积如山”的螺蛳壳。

小徐笑我是嘴馋的猫儿。

原来在老家不怎么吃的,印象中水塘里到处都是,有的潜入水底暗处,有的吸附在绿色水草叶上,似乎是躲迷藏。一个螺几乎有半个拳头那么大,胖乎乎圆滚滚的,池塘里的螺,都是小孩子捞出来玩儿,玩腻了再放回去。

衢州菜里有一道菜便是炒螺丝,有酸辣、蒜香、酱爆等不同口味,放入足够多的配料、葱、姜、酱油、料酒、白糖同炒。朴素的螺丝在滚烫高温油锅里的不断锤炼,配以不同的调味品提鲜,壳里的肉被反复浸染,染上勾魂的香气,刚入口,便在舌尖跳舞,旋转的汁液迸溅到极致,软嫩的肉质绽放到完全,丝毫不遮掩。

吃罢一个,心满意足,细细品味,仍觉不够,继续吃一个,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吃了许多……

比起菜馆里的鲜美可口,家里的炒螺蛳多了一份家常滋味。如今不吃辣椒,婆婆买来的螺丝便做成酱爆。处理螺丝麻烦,先泡,再换水,螺丝尾巴要剪掉,再洗,直到洗的干干净净、清清亮亮,在这反复而繁琐的环节中,考验对生活的细致与耐心。

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上周想吃酸豆角,婆婆去菜市场买来,做酸豆角炒肉末。很久没吃这道菜,吃得开心,尤其下饭,平时吃小半碗饭的,那天竟食欲大增,吃了大半碗。

隔天早晨婆婆又有新发明。

去市场买些饺子皮,包了酸奶肉的馅饼。在锅子里刷浅浅的一层油,文火慢吞,煎到两面金黄,飘香四溢,装盘端出,各个馅饼肥胖扁圆,排队躺平,让人垂涎欲滴。酸菜的纯与肉汁的浓,在口中齐齐绽放,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喜欢吃,一下吃了四个,小徐也爱吃,婆婆眯着眼睛笑。

她原来自己擀皮,面饼厚而肥大,一个几乎撑到饱。如今的馅饼,经过改良,皮薄肉多,都是精华。像是“软件”版本升级一样,我对此赞不绝口,调侃婆婆,可以去街边摆摊售卖了。她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五一婆婆回去老家,带了地道的广式牛肉丸,劲道、厚实、爽脆,用来煲汤极好;浙江产的丸子,松软、细腻、润滑,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滋味,同样的生活。

同时带来的还有家乡的干菜,一段段切好,拿来煲骨头汤。煲出来的汤,色泽金黄,口感清淡,粗纤维的菜,吃起来是别样风味。

这阵子想念韩式石锅拌饭或广式煲仔饭,有些日子没吃,又开始嘴馋。如何定义生活,于我而言,大约是简单而不刻板,每样都去尝试,只有试过,其中滋味才会了然,拥有不一样的感官体验。

作者佩君,居杭州,喜文字,好读书,

至今写六十多万字,85后职场妈妈。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