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微凉浅挚半寒意

admin 36 0

写在秋季

2021-8-28

这人间

一定是半寒半暖

所遇

有悲有欢

微凉浅挚半寒意

文/香袭书卷

八月快结束时,南瓜花有开有落。泛着油漆光亮的车顶上,落上一两朵黄色的南瓜花,带着微凉的黄昏,竟然美出了诗意。

举头与驻足,天上人间都在视线里。坐在傍晚的家门口,闲聊的女人们,手中拿着不同的活计。秋意微凉时,针头线脑的活计总是有的。衣服也是混乱搭配的,“二八月乱穿衣”,这时有裙衫翩跹的女孩子飘然而过,也有穿着夹克衫的汉子。

应老友之邀请,去吃刚发现的美食。随性在饭店附近走动,真实的生活一幕幕被看见。人们各行其事,有着各自的悲欢。

这真实的人间,让我感动。我时常会为一些普通的日常感动着,因为这些事物带着体温,一只小狗从天桥下跑过,还有站在路边等待的老人,以及忙着骑行的上班人。


值得去爱,爱上这烟熏火燎的生活。泰戈尔在《爱者之贻》中写下:“世界对你,就好似老奶奶摇动纺车时低声吟唱的小曲,无意义无目的,有充满了随心所欲的想象。但是,有谁知道,也许就在这闷热倦人的正午,那个陌生人提着满筐奇特的货物,已经上路?他响亮地呼唤着路过你的门前时,你便会从依稀的梦中惊醒,将窗儿洞开,抛开面纱,走出房门,去迎接命运的安排。”

这些人世间最真实的景象里,包罗着爱与力量,希望与美好。正是这些在微细的秒针走动中发生的事情,组合成了生活的巨浪。

那日我们谈起真善美的排序,席间他说:“唯有在真实的生活中拥有善良的心灵,才能发现美好的事物。”也因此,真实应该是生命最基础的颜色。

推开窗,一股秋凉随之潜入。不知不觉,就到了微凉时节。一任秋风落在肩头,不自觉地用双手抱臂。秋天,是真的在了。


不间断闪烁而过的行人,为生活忙碌的身影,勾勒成一幅幅壁画,传承着生命的火炬。我们不辞艰辛地奔赴,有暖有寒,无意义也有意义。

命运的安排,自有它的道理。让你在何时何地,遇见何人,何去何从,都是有深意的。相逢的,离去的,都无需抱怨和大惊小怪,平静地接受生命,然后做好自己。

我把新书《人间四季》用油皮纸,一本一本亲手包好,快递给五湖四海爱读书的人。收到的读者留言:“拆开书本的那一刻,有小时候拆点心的感觉。”一本书所要传递的,一定是带着温热的东西。

微凉浅挚半寒意,另一半是这人间的暖意,它在我的日常。微薄的凉意,透过岁月的光影,有落叶满地,有南瓜花开出的美丽。看门的大爷,对着我的相机镜头,笑呵呵地。


饭店的美食,填补了我们许多的味觉。细品之下,每一道菜品都带着厨师的体温。我们都是生活的烹饪师,一边炒着自己的菜品,一边品味他人的作品。

色香味俱全,正如真善美。也只有当这些条件都具备,才算是美味。生命中的真善美,在一个人身上能够折射出不灭的光。

能与天空相匹配的,是人间生活。我们在其中,保持着随心所欲的想象,保持着平静与心动。拍照中有技高一筹的人指路:“试着蹲下来拍。”放低身段,会发现另一种美。

人在低谷,那就从下往上看,看见希望与光亮。人在高处,记得从上往下看,看见慈悲与疾苦。


这人间,一定是半寒半暖。所遇,有悲有欢。不会总在背运里,相信还有一半好运等着你。当我在最真实的生活里,心怀善意去相遇,所遇尽是美好。

路边的南瓜花,爬上墙头。霞光里的凤雏大桥,半截生在云中。一只白色的小狗跑过,夕阳下的阿婆面容和善与我搭讪。“姑娘,你是这个厂里的人吗?”“我是在旁边饭店吃饭的,路过这里,觉得好美,出来拍点照片。”

年迈的阿婆,一直盯着我看。我想那时,我一定很美好。脸上布满皱纹的阿婆,像极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老年。都会老去的,在老去的路上心怀良善与美好。

八月底的天气,是有些微凉的。傍晚与清晨交替时更甚,我们有着远大的理想与目标,但是我们更多的是拥有着真实的生活与悲欢。


“心中满是欢喜,想起你的模样。”八月的微凉中,浅挚半寒意,另一半用来与美丽的人儿和事物拥抱。

美食在继续,话题还在真善美中排序。冒着热气的可视厨房,厨师正在调制着美味佳肴。我们一边经营着生活,一边去仰望天空和拍摄美图。

生活与诗意,空灵与烟火气。你站在八月底的模样,甚是美丽。八月的南瓜花,悄悄地爬上了墙头。

上一篇一粒种子

下一篇成果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