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

admin 39 0

系里发来通知,让填报过去一年的成果。

进站快一年了,我原以为有很多成果,但是去看了下,原来什么都没有。

有一篇文章,但不是C刊。还有几篇马马虎虎符合学校的要求,但见刊遥遥无期。

只好挂零。

发的几篇,都是博士论文拆出来的,算是几年前的成果了。最近一年来,关心藏经版本。新写的,只有两篇。

我感觉,这两篇比以前做过的所有论文,都扎实。

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研究藏经版本,大多是中文史料,看得懂的几率比较高,而且可以做到地毯式搜索。

不像以前做梵汉对勘,动不动就是读不懂的语言,而且研究论著,也多是英文或者日文。

这也说明了,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面,容易出成果。但反过来说,也容易画地为牢。

想要读懂佛经,最好还是能从语言入手。否则的话,光读汉文译本,不晓得梵语、巴利语本的内容,多少像在自说自话。

也正是因为语言能力是一道大坎,所以国内做佛教研究,大多做的是佛教史。我感觉历史的背景掌握多了,总还是会有一点渴望吊着你。那就是,佛教到底主张什么呢?佛经到底想要讲些什么东西呢?

等手头的藏经版本做完了,我还是得回到那个自己做得磕磕绊绊的领域,多接触点语言。

这一年来做的藏经,主要是宋元时期刊刻的《碛砂藏》。这部藏经其实很早就在国内流传了,但最早刊刻的六百卷《大般若经》,主要藏在日本。

六百卷,又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名为了懃的比丘组织的,另一部分是名为赵安国的居士组织的。

过去的这四个月,我集中火力,专门研究了12卷的了懃刻经,感觉写出了点东西。

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材料都太好获得了。

原图是网上公开的,各个藏经的图档是朋友分享的,方志、史籍是中大图书馆收藏的,甚至连各个细枝末节领域的研究著作,也很容易下载得到。比如我要看南宋寺院的分布状况,只要在读秀或者知网一搜,马上就能知道很多相关成果。

这种情况下,任何陌生的领域,只要花时间阅读些前人研究,多少就能打下点基础。剩下要做的,就是不断地找材料,不断地消化材料。

这个过程很有意思,而且感觉像是个可持续发展的进程。比如我做完了懃的部分,还可以做赵安国,做完了赵安国,还可以做《碛砂藏》的元代刻经,无穷无尽地做下去。

只是,总会在想,研究了那么多佛经的流变,但佛经到底在讲些什么呢?


作者简介:1991年生,福建泉州人

兴趣:佛教文献学、佛典语言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