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献血的经历

admin 42 0

作者/乐婆婆

每逢八一总是会想起军旅生涯中的点滴,有时候很多生活片段会在眼前闪过,定格时间最长的事情往往都是记忆最深的。

我先后两次到了“将军县”——安徽金寨。


我们医疗队员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既锻炼了体魄,也锻炼了思想,我人生中第一次献血就是在金寨医疗队,那是为了抢救一位产后大出血的患者。

1975年的一个深秋,山里天黑得特别早,一到5点太阳就“下山”了,到处黑黢黢的,老乡们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点灯,一家人围坐在炉灶旁边,就着炉灶里升腾的火焰做事情。

房东在编竹筐,房东大嫂在引火做饭,我们七手八脚地在帮忙。

山里人特别聪明,他们在做完饭以后用炉灰把火种盖住,等到需要用火的时候,拨开炉灰,添一把草,用竹筒使劲儿吹一口气,火苗就窜上来了,我们一直没有学会怎样保留火种,所以我们平时点灯或者帮厨都是用火柴的。

我们医疗点按照老常规,晚饭后坐在油灯下学习《毛泽东选集》,大家都很认真,除了轻声诵读之外,还做笔记。

学习到8点,是我们自由活动的时间,我和其他三位战友聊着我们出诊的见闻。

大山里的秋天其实特别美,山楂、栗子、柿子都结果了,随手都可以摘到。


我们无论到哪家去走访,哪家的女主人都会给我们炒茶、沏茶,拿出煮熟的玉米和红薯给我们吃,您还别说,大别山的红薯特别好吃,沙沙的,很甜;玉米很糯;炒板栗也是家家都会的一种“绝技”。

我买了十斤板栗,按照老乡教我的方法,煮熟、去壳,然后阴干,再用枕头皮装板栗,经常晒一晒,吃的时候浸泡过再直接吃或者炖鸡吃都很好吃的,可惜我按照这种方式贮存的板栗却不成功,尽管我按时晒板栗,那十斤板栗全部发霉了。

我们边聊天边“整理内务”,九点钟吹“熄灯号”,大家休息。

不到九点钟的样子,突然有战友来敲我们的门,我赶紧迎出去,看到医院派来的通讯员,叫我们赶紧赶到邻队去参加抢救产妇。

接到通知,我们立刻背起药箱就往邻村大队部赶。

那时候大别山还没有做到村村通公路,我们必须翻山越岭才能到目的地,队部派来的通讯员就成了我们的向导。

大别山的路都是村民们用脚踩出来的,基本上都是45度倾斜,有的地方倾斜度达到70度,很不好走,我的个头比较高,上山还算好,下山我总是感觉我的头会冲地,所以只要是下山,我都是屁股坐在地上往下滑行,这样我的军裤会有补丁,可是避免了我头朝下摔倒的机率。


晚上将近10点,我们赶到了邻村大队部,已经有不少战友已经到场,我们医疗组了解了情况,因为产妇大出血,急需做“剖腹产”手术。

术前准备立即进行,大家都按照原科室排队等待抢救命令。

这时,麻醉医生说:血压下降了!顿时气氛紧张了起来。我们医疗组五个人,我说:一定是需要输血了,大家报告一下各自的血型,统计好了之后,又了解了一下,近期有没有感冒过、有没有来例假的,统计刚结束,只听到检验科军医大叫:A型血的到这里集合。

我立即站到检验科军医身边,我说:我是A型血,可以先给我查血交叉(配型)。

检验科军医例行常规,询问了是否有肝炎?贫血等慢性疾病?我一一回答了他的问题,他给我抽了血做血交叉去了。

血交叉实验报告出来了,只有我和患者血液不凝集,符合输血条件。

没有丝毫犹豫,撸起柚子,握紧拳头,心里想着,输血可以挽救母子两条性命,豁出去也要多献点儿血。


血抽到400毫升的时候,检验科军医征求我的意见,正常人一次献血400毫升是一个限度,你是知道的,不要抽了吧?

我说,看产妇的出血量那么大,400毫升血肯定是不够的,抽800毫升吧!他说:院领导说了,一个人只能抽400毫升。我说:如果产妇用血量不够,院领导还不是要找你?你抽吧,血肯定不会浪费的。

产妇果真输入了800毫升血,剖腹产手术成功了!孩子出生了,母子平安,接到院领导的命令,妇产科医生护士全部留下,其他人返回,这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

我们医疗组趁着夜色,打着手电返回了驻地。

房东大嫂为我们准备了热水,知道我献了血慌忙给我做了一碗荷包蛋,我说不用的,她双手合十,感慨地说:感谢解放军救了母子俩的命,你们就是当年的红军,你们是活菩萨。

时隔四十六年,不知那对母子现在可好!

如今,每当回忆往事的时候,就想起大别山。我想,那是因为金寨是我曾经奉献青春和热血的地方。


作者简介

乐婆婆 上海人 主任医师 热爱文学 退休后撰写美文美食影评诗词等作品 有多部作品发表于网络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