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之后

admin 44 0

在一家西餐厅碰到《我们的爱情无处安放》这本婚恋题材的小说,纯属偶然。这部作品讲述的是都市女白领阶层的情感生活状态,仿佛就在身边——人群中的某个她,令其有了现实的基调,引起阅读兴趣。

当下读了十几页,书便物归原主,回去的路上,迅速从当当网下单买了一本。虽说现在不怎么买书,但看到引人入胜的故事,总还是忍不住。

我始终觉得,作者与读者,有着冥冥之中的缘分,与其说是被文字牵引,不如说彼此个性中有相近气质的一面。如果亲近作者是与其生活建立某种联系,则是片面,文字是最好的媒介与方式。

故事地点发生在海滨城市厦门,时间在十年前。“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主人公杜敏在即将到来的三十岁年纪,仍没能将自己嫁出去,面对母亲身患癌症,她火速找了一个“凤凰男”与其结婚,以便安慰母亲,没想到母亲离世,而她后来也离了婚。

杜敏之所以不愿意结婚,与她的婚恋观有很大关系。

早几年她将婚姻想象的太过理想与崇高,认为婚姻是水到渠成的结果。最近两年又有新的领悟,爱情可遇不可求,也许只有四成的婚姻是因为爱情而结合;并且这四成由爱情促成的婚姻不见得比另外六成牢靠,因为爱情是一阵子的风花雪月,靠的是激情;婚姻则是一辈子的柴米油盐,靠的是理智经营与经济基础的保障。

没有面包的婚姻是不牢固的。可惜,杜敏29岁才忽然意识到这点。她来自工薪家庭,是独生女,毕业于一本院校,在岛内一家货代公司做客服,算得上工作体面,但在厦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并没有自己的一砖一瓦,有的只是一份年薪几万的工作。而家庭背景、学历、工作、年龄在当下的婚恋市场,是否足以让她找到一个优质的相亲对象,她内心并不确定。

同学蒋微也在厦门生活,她大学谈的恋爱,毕业就结婚。同样的年纪,蒋微却已经生完女儿,工作不错,丈夫名下有两家科技公司,生活水准高,一家人住在岛内最繁华地段。平日里她们不怎么联系,蒋微有自己的家庭,而杜敏是单身贵族,话题不在一个频道上,自然见面机会少。

同学陶燕的到来,又令三人的同窗友谊回到从前。她从事外贸行业,有固定客源,自己做些生意赚取佣金,属于事业型女人,也是单身。短暂的同学聚会,让她们回想起从前的读书时光,尤其她们得知,陶燕重回厦门,打算长期生活在此,特别开心。

生活的转折发生的特别快。

杜敏母亲得了卵巢癌,她从厦门匆匆赶回老家时,看到病床上形如槁木的母亲,潸然泪下。她很快向公司请假半个月,以便全身心照顾母亲,在脆弱的时刻,母亲是需要人陪伴的。

想到前些日子母亲心急火燎的催她找对象,她就自责,始终没能寻到一个如意郎君带回去给她看看。眼下母亲的病一天比一天发展的快,她只想赶快完成母亲的愿望。

谁才是合适的结婚对象呢?

她想到目前正在接触的方诚实,他在岛外一家国企型单位做设备工程师,年龄比她大两岁,收入比却她少一些,老家在农村,家里兄弟姐妹众多——内心里,她想找个比自己略胜一筹的对象,如今家境、经济、能力她哪儿都看不上。但方诚实长相不错,为人细心,周末约会的活动,他总能妥善安排。尤其得知她母亲生病,安慰关心的电话和短信,在她请假的十几天里,从没间断过。

在一个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日子,她将他带到母亲床前,说她已经找到共度一生的人。从那天起,母亲的状况突然好转,清醒的时候,还能拉着方诚实聊天,可好景不长,等她和方诚实去民政局正式登记后,才发觉,母亲竟是回光返照。

母亲走了,只剩下孤苦伶仃的父亲,参加完母亲的葬礼,杜敏带着对母亲的深深眷恋,泪眼婆娑的与方诚实返回厦门。日子一天天过去,与他闪婚,她的婚姻生活没有像想象当中那么美好,没有婚礼,没有蜜月,在租赁的老旧公寓里过着一样陈旧的生活。

方诚实的老家时不时来些人,大哥、小妹、发小、同学,有的是旅游,有的是找工作,有的出差,每次一来人,家里吵吵闹闹,乌烟瘴气。要买菜做饭,要照顾他们吃喝,还要留他们住宿,杜敏一肚子怨气。她想和方诚实在厦门买房,俩人存款都不多,如今厦门房价一路看涨,他的家里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想要买房谈何容易?

正在俩人为房子发愁,杜敏忽然怀孕,这她措手不及。原本不想要这个孩子,但丈夫极力主张她生下,度过内心的艰难冲突后,她妥协了。可不忘买房计划,为了省钱,她上班不舍得打车,硬是挤公交。在又一个挤成沙丁鱼的下班高峰期,司机为了避让,紧急刹车,杜敏丝毫没有意识,一个重心站不稳,肚子撞到投币机上——她流产了。

生活打击接连不断,她的丈夫方诚实由于企业裁员,赔了一笔赔偿金后不得不下岗。失去母亲、闪婚、失去孩子、丈夫失业,杜敏的生活好像一直在走下坡路……经历这一切,杜敏发现,方诚实在他们小家庭都不保的情况下,竟偷偷给老家的哥姐汇钱。她明知自己想要买房,想在这个城市立足……

结婚以来,他们一直吵吵闹闹,三天一大闹,两天一大吵,人生观、价值观、消费观全然不同。她看不惯他不思上进,他看不上她虚荣心强,在一个严重爆发争吵的夜晚,他摔门而去,去了酒吧。招来昔日帮他看房的中介老乡玲子,俩人喝了很多酒,他一夜未归,留宿玲子家。

离婚是丈夫提的,杜敏同意了。之后,靠着自己的积蓄、父亲的赠予、同学的借款在厦门主城区买了一套七十平的两居室,她特别高兴,毕业多年,经历那么多糟心事,总算在这个喜欢的城市立足。

她的同学蒋微也离婚了,丈夫在外有了儿子,他净身出户,千万家产赔给了蒋微。而陶燕则迎来自己的爱情,步入婚姻,在参加完陶燕婚礼回程的路上,坐在出租车里的她看到前夫方诚实被一个女人挽着手臂——似乎是玲子。

她的手里捧着新娘抛给自己的“幸福花”,幸福会在下一站吗?也许人生不那么仓促,不再为婚而婚,尊重婚姻,适时调整理想婚姻与现实婚姻的距离,才能从容不迫迈入幸福的旅途吧。

作者佩君,居杭州,喜文字,好读书,

至今写六十多万字,85后职场妈妈。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