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

admin 33 0

论文基本完工,接下来是修修补补。看要投哪个期刊,再根据它的要求改格式。

以前我偏爱社会科学的注释格式,直接在正文中括注年代和页码。这样写的时候比较方便,不会打断思路,看起来也节省篇幅的样子。而且在文章里括注几个数字,会很醒目,不然密密麻麻都是文字,看起来累。

其实对读者来说,这种方式不是很友好。因为正文光有几个数字,我们也不知道说的是哪篇文章。

以往读到这种论文,我都是逐页打印出来,然后左手放正文,右手放参考文献那一页,对照着看。

这种方式还有一个问题。

比如我在正文里注明张三(1999: 12),表示的是张三1999年所发表文章的第12页。那这时候,问题来了,“张三(1999: 12)”指的是一个人,还是一篇文章呢?

看起来是个小问题,既然括注了数字,那显然是篇文章嘛。可是我们在行文的时候,常常会将这串文字等同作者本人,比如出现:

“张三(1999: 12)认为”“张三(1999: 12)说……”

要是句子太长了,还会在后面用人称代词,比如接上“他还指出……”。

既然用“他”,那所指代的当然是人,但其实指代的是那篇文章。

用“它”可不可以呢?

当然可以,但又会让人误解,怎么能把张三称作“它”?

这些都是细节问题,其实怎么表达都可以,并不影响文意。只是有的学者比较严谨,容不得这些疏漏。

有一次我把论文提交给老师,他就对此大惑不解,为什么张三既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篇文章?

后来我就改了,很少用这种注释方式。

最主要的原因是,人文学科的期刊,习惯在脚注中注出完整的书目信息。这种方式对读者比较便利,只要看一眼正文,再看一眼脚注,马上能知道学界具体有哪些成果。

当然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我在一个脚注里引用了三四篇文章的话,那这一条就会变得相当臃肿。如果这三四篇文章收录在不同的专著中,那要把详细信息来源都记录下来,就会更加冗长了。

更糟糕的是,如果我想在脚注里再发两句感慨,那页面就会显得轻重失调。

正文只有一点点,但脚注却满满一片。

我现在的一个原则是,尽量在脚注里面少发感慨,少做引申。如果实在是很有必要的引申,那看看能不能挪到正文里。否则的话,尽量删除。

脚注就像法外之地一样,可以发很多模棱两可的猜想。但其实只要写下来了,不管是写在哪里,都是自己的观点。

所以与其藏在那些书目信息里,还不如放到正文,明明白白供人检阅。


作者简介:1991年生,福建泉州人

兴趣:佛教文献学、佛典语言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