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9季【湿地淮语】彭光品:海婴先生印象

admin 42 0

# 海婴先生印象 #

彭光品

对于我们这些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被誉为“民族魂”的鲁迅,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从小学起就学习鲁迅写的文章和写鲁迅的文章,一直到大学还在读与鲁迅有关的文章。当了老师以后,又在教鲁迅的文章,研究鲁迅的文章。

鲁迅和原配朱安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而鲁迅先生和许广平也只有唯一的一个孩子海婴。海婴出生于1929年9月29日,比鲁迅先生小48岁零两天,按照中国传统,鲁迅此时已经是49岁的人了。鲁迅晚年得子,对海婴的疼爱无以复加,导致有人讥为“溺爱”,因此就有了鲁迅那首著名的绝句《答客诮》:“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海婴一周岁时父子的合影,鲁迅在上面题字:“鲁迅与海婴,一岁与五十”。这些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我对鲁迅逝世以后海婴的情况却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并没有“子承父业”,建国初期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在国家广电总局工作,业余爱好摄影。近年来从事鲁迅研究工作,担任北京鲁迅博物馆、鲁迅研究室等不少鲁迅研究单位的名誉职务。因为鲁迅先生的名气实在太大,所以海婴一生都生活在鲁迅的光环和福荫下。提到海婴,产生的第一反应就是“鲁迅的儿子”。

没想到的是,2009年的8月,我竟然有幸见到了鲁迅的儿子周海婴先生。


2009年8月10日,全国第四届鲁迅论坛在上海举行。第一届鲁迅论坛于2006年在香港举办,主题是“鲁迅是谁”。以后每年一届,第二届在广东深圳举办,主题是“当前鲁迅的热点话题”。第三届在湖南长沙举办,主题是“教育兴国、首在立人”。2009年,在上海举办,主题是“新世纪的鲁迅作品教学”。因为主题与鲁迅作品教学有关,我又曾经公开发表过鲁迅作品有关的论文,所以有幸参加了这一盛会。

报到地点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亚龙国际大酒店。8月9日当晚,与会代表在酒店一楼餐厅集体用餐。晚餐进行到中间的时候,餐厅入口处骚动起来,许多人都站起身来翘首以望。远远望去,只见一簇人拥着一位身材颀长的老者,依次来到每一桌前,向与会代表敬酒。有知情的老师介绍说,这位老者就是鲁迅先生的儿子周海婴先生。

当敬到我所在的这一桌时,海婴正好站在我的身旁。海婴先生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八,不像鲁迅先生只有一米六左右。海婴先生脸型瘦长,面容清癯,眼睛不大,戴着眼镜。如果不介绍的话,很难和鲁迅先生联系到一起。好在我以前看过一份资料,说许广平个子很高,有一米七左右呢。海婴应该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吧。

让人颇感惊喜和意外的是,跟着海婴先生一同来敬酒的还有一个人,看了一眼,便不由得让人惊呼,眼前这个人,浓黑的眉毛,炯炯有神的双眼,尤其是那似饱蘸浓墨的隶书“一”字的胡须,简直就是活脱脱的鲁迅先生。又有人热心的介绍说,这是鲁迅先生的长孙、海婴先生的长子周令飞先生。周海婴夫妇共育有四个子女:长子周令飞、次子周意飞、三子周令义、女儿周宁。周令飞长得最像鲁迅,这是典型的隔代遗传。周令飞个子也是很高,但是他的五官和胡子,即使放到任何一种场合,在人群中认出他来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没想到能够如此近距离的见到了鲁迅先生的儿子和孙子,太让人激动了。

第二天上午九时,“第四届鲁迅论坛暨全国中学语文鲁迅作品教学评优活动”的开幕式和颁奖典礼在上海虹口区文体活动中心剧场隆重举行,来自全国的600余名嘉宾、代表和媒体记者出席大会。出席开幕式和颁奖典礼的领导和嘉宾有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东,大会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委员、鲁迅独子周海婴,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陈燮君,虹口区委书记孙卫国,上海教育学会会长张民生,以及本届大会组委会主席、上海鲁迅文化发展中心主任委员周令飞,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苏立康。


开幕式结束后有几分钟的休息时间,与会代表排起长长的队伍,纷纷申请和周海婴先生父子合影。海婴先生平易近人,慈祥地微笑着,就像一位邻家的老伯伯,没有一点架子,站在舞台上,一一满足代表们的邀请。倒是大会主持人出来干预了,因为接下来还有两项议程:中国教育学会顾明远会长和原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王铁仙教授(瞿秋白先生的外甥)的主题演讲。更主要的是,海婴先生已经是80岁高龄的老人了,而且当时又正值高温酷暑,要为先生的身体着想。代表们大部分是学校的一线教师,都表示理解,尽管感到遗憾和十二分的不情愿。

只有少数人得以和海婴先生合影留念。非常幸运的是,我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开幕式刚宣布结束,我就爬上了舞台,排在队伍的最前面,请旁边的代表帮忙拍照,留下了弥足珍贵的镜头。

接下来,海婴先生走下舞台,坐在第一排座位上,和夫人马新云一起,聆听顾明远和王铁仙发表主题演讲。我坐在第二排,正好坐在两位老人的身后。本来我想趁此机会请先生给我签个名,海婴先生那么和蔼可亲,估计他不会拒绝的。但是看到两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正襟危坐,认真庄重地听讲,不好意思也不敢破坏这种庄严肃穆的气氛。

这一次上海之行,对我来说,收获颇丰,不仅是见到了许多文化界、学术界、教育界的名家大师,聆听了几场分量极重的报告,参与了几场研讨会,观摩了几节鲁迅作品教学观摩示范课,更为难得的是,见到了鲁迅先生的后人。

然而让人不胜唏嘘的是,几个月以后,海婴先生因患血管炎住进医院,在病床上和病魔做了几个月的斗争之后,于2011年4月7日凌晨5时36分在北京医院逝世。对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来说,这次和海婴先生见面,既是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

海婴先生晚年一直致力于对鲁迅精神的传播和作品的整理,生前的最后几年里他一直四处奔走,希望能“还原一个真实的鲁迅”。 在他最后的时光,海婴先生希望能在鲁迅诞辰130周年前夕,出版一套“不带任何政治色彩和时代印迹”的《鲁迅大全集》,却成了未竟的遗愿。

在参加鲁迅论坛期间,我买了一本海婴先生的回忆录《鲁迅与我七十年》。每当翻起这本书,总会想起2009年的那个8月,在上海有幸见到的那位平易近人的、如同邻家老伯伯的海婴先生。


作者简介:彭光品,男,1974年7月生,中共党员,高级教师,先后毕业于阜阳师范学院和安徽师范大学,分别获文学学士和教育硕士学位,现任淮南市教体局教研室中学语文教研员,兼任淮南市成语典故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淮南教育》执行主编。系中国教育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诗词研究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会员。当选为安徽省教育学会理事、安徽省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安徽省语文教学法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理事、淮南市文学艺术交流协会理事、淮南市谱志学会理事、淮南市硬笔书法协会副秘书长、淮南市硖石诗词学会副会长、淮南市演讲学会副会长、淮南市国学研究会副会长。被淮南师范学院、合肥师范学院、北京大学等高校聘为“国培计划”培训专家,担任《硖石诗词》副主编、《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编委会委员兼编辑部副主任、淮南作家文化传媒编辑部主任、“湿地淮语”顾问。


策划:湿地淮语编辑部@语文湿地

顾问:彭光品

主编:魏平

供稿:彭光品

编辑/制作:丁治荣

终审:张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