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杨柳依依

admin 33 0

我抽烟上瘾,瘾度中等偏上。也多少次指天为誓,再抽最后一支。至今,还抽着最后一支。年纪一大把,听进了老伴的五字真言:戒不掉,少抽。我贯彻落实如下:不削减每天抽烟的支数,而瘦身每支烟卷。自有细枝烟,我便一往情深这杨柳细腰。


网文里,指名道姓某品牌某商品,涉嫌打广告,会遭禁言。况且真没收到真金白银,便含混。我情有独钟某细枝,喜其香型、浓淡,还偏爱它的过滤嘴里,有颗爆珠。每要飘散袅袅青烟时,捏碎它,燃烧的烟丝与我,便隔着过滤嘴这道防火墙,而防火墙又穿戴着防护服。

人算不如天算。我喜爱,其他烟友也青睐,这娉婷袅娜常供不应求,能夸张到断货十天半月。烟酒店老板告我,烟是定量批发,好销的与卖不动的按比例搭配。我奇怪,烟草公司为何不按需求组织生产与销售。店主耸耸肩,双手一摊。

烟草实行专卖制。没竞争,也没优胜劣汰,又能圈定市场与价格。这便是计划经济的方便,闭门写点数字,万事大吉。我瞎想了,烟草行业惬意得很,不屁颠屁颠的跑销售,便财源滚滚。记得是2019年,人均收入18万,远超金融证券行业。

烟草需要专卖。烟草制品几乎有百害而无一益。但又不能禁毒一样的禁烟,那就尽量满足个性需求。烟民自掏腰包,理应买个称心。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