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之喜110.

admin 41 0

何玲不让大刘再去家里搬家具,大刘当着女儿的面发了几句牢骚,萱萱倒是挺善解人意的:“老爸,我看了一下,你要是将那个高低床搬来了,就只好将你现在的床丢了,不然可真放不下。”

刘文萱对着大刘的卧室比比划划的,这么一说,大刘觉得她说得也是,再一想,将房东的床丢出去了,到时候搬家离开,不是还要买一张床还给房东?左想右想好像都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刘文萱同学继续捅刀子:“以后谁睡上铺可要石头剪刀布来决定,不能让你女儿天天睡上铺,摔下来了谁负责?”

大刘想起第一天晚上萱萱从沙发上掉下来的情景,摔下来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让他这副老骨头每天去爬楼睡那个腿都伸展不开的小阁楼上铺?

“算了,算了,萱萱,咱们还是去买一张床吧。”

萱萱狡黠地眨眨眼:“对的,咱爸考虑事情就是周全。”

过来一会,萱萱又说:“田糖的高低床被她妈妈在闲鱼上卖了,她妈说占地方,摆在家里也不好看。她现在睡的是在宜家买的公主床。”

大刘一听一头的汗,这小鬼头比她妈还鬼,自己完全是被她牵着鼻子在转。不过男人这种动物,不想被自己老婆牵着鼻子转,被女儿牵着转倒也转的不亦乐乎。

就这么说定了,周末去宜家买一个和田糖一样的公主床。

到了那一看,什么公主床?就是一个粉色的床头而已,大刘除了克扣自己以外,给何玲买东西一向不计较,更何况是女儿,只要不是太离谱,买就买,反正也都是刚需。

买好东西,办了托运和安装,想想上次拆床的那个困难劲,大刘对自己的动手能力又有点怀疑了,主要是他不愿意在这方面花功夫,算了,还是让宜家的安装工人来装,商场正好有活动,连搬运带安装才60元,有优惠不享受,非要自己搞得哼哧哼哧的,现在大刘有点想开了。

忙完这些,一看时间要吃午饭了。萱萱说:“我们班上的同学都说宜家的饭好吃,有三文鱼,还有瑞典肉丸,我早都想要你带我来吃了。”

大刘飞快地扫她一眼,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不是因为想吃饭吵着来买床?

还是不计较了,和自己女儿计较个什么劲。就说:“正好,爸爸肚子也饿了,咱们去吃大餐!”话说出来又有点气短,不知道在萱萱眼里,这个算不算大餐?

排队取餐的人特别多,萱萱拿着餐盘兴奋地涨红了脸:“我上学就可以去和她们说了,我也去宜家吃饭了!”大刘不解地看着她说:“又不是没带你来过,你小时候不是也带你来吃过饭?”

“那是小时候,什么时候的事了?我一点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吃了啥。同学们说的时候,我口水直流,回头我央求妈妈带我来吃饭,妈就会说,有那个时间跑那么老远,不如多上一个培训班。唉唉唉,你们大人呀,脑子里不知道都想的啥。”萱萱摇头晃脑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萱萱这么一说,大刘倒是想起来,以前萱萱每个周日过来的时候,她好像是提过几次,说班上的同学去什么地方吃饭了,似乎中间有提到宜家,不过大刘对这些一向有点粗心,也懒得去揣摩孩子的心思,当然最主要的也是,本来过来也就那么长时间,还有作业要写,何玲盯着呢,送过来前就说好了:“周日为了你们父女团聚,就没有报班,你们可得抓紧把前两天培训班上的作业给完成了。”哪里去得了那么远的地方。

萱萱一样样如数家珍地给大刘介绍宜家的各种美食,俨然她是这里的常客,看来她们同学之间没少谈论这些。她向大刘推荐了瑞典肉丸,土豆泥的套餐,自己选了三文鱼,说:“等会我们可以分享,毕竟女生嘛,不能吃那么多肉丸,怕胖。”看她煞有介事的,大刘又忍不住好笑,说得自己多么苗条似的。

到结账的地方,萱萱取了两个空杯子,让大刘一起结账,大刘一头雾水,萱萱说:“你的是咖啡,我的是饮料,都是在那边的机器上取的。”等大刘付完帐,她又附在大刘耳边小声说:“里面的饮料不划算的,好几元一小瓶,我们这个是无限续杯的,所以你看我吃的没点多少,等会你就知道了,我可以喝一个饱!”说完得意洋洋地端着餐盘走在前面帮大刘找空座位去了。

大刘端着餐盘跟在她后面,当初的一个小娃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长大了。一面感叹人真多,离婚前每逢周末大刘也经常被何玲逼着出去逛逛,不过他们常逛的地方也就是万达广场,主要是以前也没车,根本就不方便去远的地方,再就是大刘对逛街没有一丁点的兴趣,有空暇的时间,他只是希望能够静静地看一会书。他看书何玲不反对,但是何玲想要他看的是考研的书,至少也是为了写文章看的“专业书”,而不是那些没有多少实际用途的“闲书”,这就是他们的矛盾所在。

萱萱像一个伺机出动的猎人一样,眼疾手快地占领了一对即将吃完的年轻情侣的座位,她一屁股坐上去以后,赶紧向大刘招手:“老爸,这里!”那样子,像极了当年班车上给他占座的何玲。大刘不好意思地向前面等座位的中年男人表示歉意,萱萱大大咧咧地说:“不用说对不起了,老爸,我排在他前面的。”搞得大刘更加尴尬了,虽然萱萱说的也算是事实。

等大刘坐下来,萱萱拿起两个杯子:“我去接饮料了,你帮我占好位置!”老练成熟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对此大刘不知道该喜还是忧。

大刘拿起叉子,叉住一个肉丸,正准备放到嘴里,又想起刚才女儿说的一会分享的事情,缓缓将肉丸放下,还是等她接完饮料回来一起吃。

一边往萱萱说的接饮料的机器那里张望,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是徐老师。

上一篇随笔:杨柳依依

下一篇暴露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