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平儿虾须镯丢了,王熙凤为什么不让大家找?

admin 34 0

上篇文章说了,《红楼梦》第四十九回很重要,且细节众多,要真的读懂,应当认认真真地抠一下这些细节,让我们接着读第四十九回的下半回吧——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黛玉的眼泪少了

《红楼梦》明确写明林黛玉身体状况的文字并不多,第四十九回有一段对话值得关注:

我们知道,黛玉是来人间“还泪”的,她的眼泪既然越来越少,就意味着她的人间使命接近完成,她的生命也接近完结了。这其实是神话中的黛玉。

需要注意的是,还有一个现实中的林黛玉,现实中的林黛玉,自四十九回之后,也过了一个分水岭,她渐渐长大了,渐渐成熟了,她与之前的她相比,简直换了一个人,她渐渐完成蜕变,变得成熟圆融起来,实际上,这也是她眼泪变少的缘故,因为很多之前需要掉眼泪的事情,现在不需要了,所以,她的眼泪变少了。


(日渐憔悴的黛玉)

其实,这也是黛玉与宝玉之间横亘的问题,即:黛玉在不断成长,并且真正地成长了,但宝玉却拒绝成长,不愿意长大。这也是“木石前盟”最终无法达成的现实原因,世俗的阻力,只是外因罢了。

实际上,黛玉的身体也的确不好,后面吃鹿肉,借宝钗之口,作者又补充了一句:

可见,黛玉的弱,是众所周知的,而且,她的弱,不仅是肺有病,脾胃也不给力,因为消化能力弱。依中医理论,脾胃属土,肺属金,土生金,她后期死于肺病,其根源也在脾胃上。

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少女

每一次诗社雅集,一定是需要一些费用的,因此芦雪广这次雅集李纨就需要先行募资,让我们看下李纨的安排:

需要交银子集资的,是宝钗、黛玉、探春、湘云。迎春病了,惜春告假画大观园去了,香菱、宝琴、李纹、李绮、岫烟对于诗社是票友性质,非正式成员,所以李纨不让她们出钱。


(宝玉和众钗)

但这同时也说明一个问题,宝钗、黛玉、探春、湘云是一众少女里具备相对独立经济能力的少女,虽然她们的经济能力参差不齐,但都足以使她们以独立自我的面目出现在众人面前。经济独立即人格独立,这其实也说明,在这个时间点上,宝、黛、探、湘是相对人格独立和性格成熟的四个人。

湘云、宝玉吃“烧烤”,平儿的镯子丢了

湘云性格豁达,渴望自由,她主动提出来要拿一块鹿肉自己弄着吃(实际上,我们把这些人物想一遍,也就只有湘云合适提出这件事),于是,就有了网友们说的宝玉和湘云吃“烧烤”的桥段。


(平儿)

因为诗社要请凤姐,凤姐正在发放年例,太忙,来不了,派平儿来回复,湘云自然要拉着平儿一起吃,平儿为了方便,褪了手上的的镯子,问题来了——

当平儿吃完,洗漱完毕,却发现镯子少了一个,“左右前后乱找了一番,踪迹全无。”

镯子丢了!“众人都诧异”,但凤姐却泰然自若笑道:“我知道这镯子的去向。你们只管作诗去,我们也不用找,只管前头去,不出三日包管就有了。”

凤姐真的知道镯子去哪儿了吗?不是的,在后面的第五十二回有补充说明,平儿告诉麝月:

可见,镯子丢了,是谁拿的,凤姐当时并不知情!

但回头看凤姐当时的处理,真是稳健,不愧是荣府后院的当家之人,我们可以试着揣测一下她的念头,她不让查,是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担心是邢岫烟的小丫头偷了,当场就发作的话,如果查出来,邢岫烟没面子,当然也就是邢夫人没面子,这是万万不能发生的事情;

原因之二:担心是荣府任何一个下人偷了,当场就发作,如果查起来,当时在场的人不免都会被牵连,一旦大搜查,众人面子上都不好看还在其次,要知道,这可是贾家方方面面的亲戚,不论结果如何,凤姐治家不严的名声可就“恶名”远扬了。同理,荣府门风不正的名声也必然远播于外,对于凤姐和荣府来说,这都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情。

因此,凤姐迅速、镇定地做出了决定:冷处理!这是对各方面都好的方案,因此,凤姐当时的选择,是最佳的选择。凤姐是大能力者,遇事的镇定、敏锐、果决、周全,都非常人能及。


(王熙凤)

所以,对于王熙凤,第十三回最后“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的评价是恰当的,所以,对于她,我们的认知,不要仅仅停留在“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负面认知上,而是应当脱离“好人还是坏人”这种“非黑即白”的简单认定。在《红楼梦》中,她从来都是一个血肉丰满的、立体的人物。

(【跟着布丁读《红楼》】之106,图片源自网络)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