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厕所在哪

admin 34 0
威风八面的胡总编,也吓得尿裤。有图为证。


我在炒冷饭,冷饭回锅才有味。上月26日,微博监督员季某某留言称,他封了tomo酱酱的账户,因其涉嫌捏造故事搞诈骗。该用户自证了所言不虚,季某某道歉,并辩解是为清朗网络,向警察叔叔举报。27日,微博官方发布公告,监督员没有权限获取他人手机号等信息,也没有权限处置账号。鉴于季某某损害监督员的集体声誉,即日起,清退并永久禁言。

不奇怪,胡总要打听厕所在哪。你想啊,凡是人,就会叨叨,有时嘴上缺个把门的。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还去检举。屡屡被举报,但凡中一回大奖,躲进厕所里也不平安。尽管法治时代,不会因言获罪,但后背上盯满眼睛,心里凉飕飕。

话说回来。言论自由有尺度,网络也非法外之地。社媒平台及新闻网站,聘用监督员或网评员,也合情合理。人人有了麦克风,两口子被窝里的事,铁哥们酒桌上的醉言醉语,都会抖搂个底朝天。有些信息,黄赌毒之类,男女老少不宜。还有,谣言比真相吸睛,撒开脚丫子又比事实跑得快。信息海量,泥沙俱下,而机器的抓取,不能取代人工审核或监督。虽然狗日的阿尔法,接连三次打趴了世界冠军柯洁。

既然实行监督员制,是否需要注意,一是不要简单的套用 KPI 考核。监督员为完成考核,难免拼命凑数,势必伤及无辜。二是监督员的监督不能越界。那些能做,那些不能做,必须门清,并有制度保障。第三,德要配位。一肚子坏水的,只会乱咬吕洞宾。不客气讲,这位季某某就德不配位。据说,他为拿200元奖金,便狗急跳墙。

权力要关在笼子里。也包括监督权。它滥用的危害更大。像西厂、军统、克格勃,及中情局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