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之喜111.

admin 34 0

徐老师的雷达还是真灵。

“我们在宜家看家具。”

“和萱萱一起?”

大刘愕然,徐老师仿佛总是能洞察一切,还懒得掩饰,这种超能力实在让人心生畏惧。

“嗯。”

“萱萱现在和你一起住了?也好,你不是一直想要女儿的抚养权吗?”

她竟然连这个也知道。

大刘有点警惕徐老师是不是在套他的话,反正这就是徐老师的惯用套路。

“暂时搬过来了,她妈妈说小升初我可以辅导她的学习。”

徐老师在电话里干笑几声:“你辅导孩子学习?”她是不相信大刘可以辅导萱萱的,自己家的孩子自己教不了,这个徐老师深有体会。

大刘不想和徐老师纠缠这个话题,就说萱萱在拿饮料,马上回来了。

“哦,你那个美术老师怎么说?”徐老师还真是管事。

大刘说:“和她说了,她没说什么。”其实大刘是没有底气,但是现在大刘也不好判断就说飘飘不同意了。

“我打电话不是来说这个事的。”

大刘松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徐老师通话就感觉很受压迫。

“宁静搬回来了。”徐老师的声音很淡然。

大刘奇怪,宁静搬回来了?她不是早搬回来了吗?

不过说实在的,自从上次回去以后,回来大刘这边也是一直没闲着,和孙小姐的约会,工作上的考量,当然最近让他大费周章的是萱萱回来的事,大刘被这些事情占住了脑子,他是没有留意过宁静那边的进展。

这么一说,大刘倒是想起来上次和孙飘飘和张茵还有赵小静一大堆人一起吃饭时,徐老师也是打过一次不太合时宜的电话,说什么老石家的人来了,带着一挂香蕉之类的。

“是的,就是那次,小石将他们娘俩个接回去了。”徐老师仿佛听到大刘心里的疑惑似的。

“不是说好了离婚吗,怎么还让接回去了?”大刘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徐老师怎么这么糊涂。

“那个,小石自扇巴掌,又是下跪什么的,老石是你爸朋友你也知道,在旁边打了保票,再有打老婆的事情发生,他第一个将小石送派出所。你说这种情况下,你爸也跟着和稀泥…….”

大刘不信刘老师会这么大事拎不清,在这种事情上和稀泥,那不是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吗?

不过,他们如果不认为刘宁静的婆家是火坑,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了。

刘文萱端着给大刘接的咖啡回来,看见她爸正在气愤愤地接电话,本能地后退一步,“是我妈吗?”

大刘将电话的听筒按住,摇摇头,“不是你妈,是我妈。”示意萱萱将咖啡放在桌上,萱萱有些将信将疑地将咖啡放下,拿起另外一个空杯子,说:“接咖啡的人太多了,又烫,我再去接饮料。”一边吹着自己的手指,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烫着了,一边往饮料机那边跑过去。

“唉,你们这是……”大刘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上次和你说的,让你和文依依联系的事……..”这是徐老师今天打电话的主要原因。

知母莫若子,大刘生气地说:“别把责任往我身上推,我没有说我不找,有需要才找吧,总不能无缘无故地去和别人说自己家里的事!”

“致远啊,你就这么一个妹妹。最近我也想了很多,小时候将她送到乡下去是不对的,但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你说是不是?那个时候真要摊上了这事,可不是小事,不要说我的骨干老师职称,你爸的名誉什么的,全都完了。你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说了你也不相信。”

大刘啜一口咖啡,苦的来,纯黑咖啡,大刘不理解那些说专门来宜家喝咖啡的人了,这有啥好喝的?星巴克贵是贵了点,但是人家好歹有好多选择,喝起来也没有这么难喝。

这是徐老师第一次承认自己有错误,虽然她说这个错误是时代造成的,但是比起那个永远正确的徐老师来,还是有一点进步。

“你不是有文依依的联系方式吗?”

“是的,我有,但是上次不是说了,刘宁静离婚是正当的,用不着找什么关系,那个什么王八蛋的舅舅就是在法院工作又怎么了,天下还没有王法了?他还真敢将努努判给那个王八蛋小石?他判一个试试?那时候我们再找文依依也不迟。不过妈我可说在前面了,您也别作太大的指望,依依她,都离婚几年了。”

“什么?离婚了?上次回来你都没有说!”

“我没事说那个干什么?”

“不是,你不是说她带她婆婆找你看病吗?”

“我怎么知道,我只能说她们婆媳情商都很高吧!”

徐老师的脑子转的就是比常人快一点:“你离了,依依也离了…….”

大刘直觉得好笑,这个徐老师,忙里偷闲的,似乎还想撮合一下他们的样子。

不过徐老师没有接着往下说,这么说的话,刚才的电话就显得不那么严肃了。

“宁静她现在在住院。”

“啊?你刚才不是说搬回来了?”

“是搬回来了,打死也不去他家了,但是医生说她的肋骨摔断了一根,还有肺气肿,要在医院观察几天。”

“怎么回事?”大刘就觉得徐老师不会打一个电话来和他拉家常的。

“被小石打的,她往外跑,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天哪,这就是你让她回去的结果!”大刘简直要抓狂了。“等等,等等,还有别的问题吗?”

“我和你爸现在都在医院,刚做了CT检查,医生说其他的暂时没有什么。”

大刘握紧了拳头,这才多久,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小石在哪里?”

“在他家吧?躲起来了,不敢见人。”

“现在知道不敢见人了?早干嘛去了?他是疯了吗?下那么狠的手!”

“我听宁静说他不知道从哪个股票小组得到的信息说是有一个好票,要一把梭哈二十万进去,他手上没钱,找宁静要,宁静说她也没有,她一个人的工资要养孩子,孩子上幼儿园开销大,没找他要生活费就不错了,她哪里有钱给他炒股。他就不高兴了,骂骂咧咧地,又喝了点酒,就说宁静没钱不知道找你哥借!你哥不是在省城的大医院当医生牛B吗?你老公就这么个机会,把钱放进去就翻身了,他妈的见死不救!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你妹以前被他打怕了,就没命地往外跑,她公婆的那个房子,是没有电梯的老房子,从楼梯上摔下来了。要不是宁静她人是清醒的,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宁静自己不小心摔的呢。”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