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之喜113.

admin 27 0

大刘没有接话,这个时候谈论吃饭的事情,他没有这个心情啊,女神!

文小姐兀自说了一气,意识到刘同学这边没有搭腔,文依依终于停了下来:“哎,对了,你刚才打电话是有事?”

大刘不好意思了,看看自己,连马虎眼都不会打。

一时竟然就忘了刚才想好的要说的话,一开口变成了:“你记得我们高中的徐老师吗?”

文依依噗呲一声笑了,这个大刘,简直是,玩笑也不是这样开的:“当然记得了,咋能不记得呢?是你妈妈吧?”

“嗯,我上次回去,我妈妈还问过你。”

“徐老师,我是一直想去看她的,又有点怕她。”

“哈哈哈,你也怕她?”

“怎么不?我们班的同学都怕她吧?”

“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是她儿子,同学不敢和你说。”

“咳,我还以为只有我怕她!”

“当时高三学生早上五点打卡早自习,学校里就是她兴起来的吧?我那时候早上喜欢迟到,被她抓到几次,每次都让我在教室门口罚站,你不知道被别的班的同学经过嘲笑的时候,我内心是多么崩溃!”

大刘哑然,他不记得还有这样的事。

“所以我一直很恨你妈妈,不,徐老师。是那种从心底发出来的恨意,我觉得她就是针对我,我爸爸妈妈在那个时候闹离婚,我没有听说过我的同学中有父母离婚的,我知道她看不起我,她私底下找我谈话,说什么,你不是想要离开你父母吗?那你就考一个好大学,离他们远远的,我承认我听进去了,但是我并不感谢她,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她那鄙夷的眼神,那种对我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女生的一脸的不屑。”

这一段话说的,虽然明知道文依依看不见他的脸,大刘仍然默默地低下了头,他知道徐老师在学生中的声誉不是她自吹自擂的“骨干老师”的大师风范,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在文依依眼中,徐老师的形象是如此的不堪。

“你说过去的我是多么的幼稚!”文依依突然换了一种语气,“后来我父亲离了婚,如愿以偿地(迫不得已地?)娶了他后来的妻子,我母亲发了疯一样地到处哭闹,我冷眼看着这一切,如果一直留在这样的家里,有朝一日,我肯定会变成和我妈妈一样的疯子。值得庆幸的是,一纸大学录取通知书救了我,让我逃离了C市,也从那样的困境中解脱出来。”

“有一年的暑假我在C市的超市碰到了我们高中的一个女同学,我认识她,是因为她也住在文化局宿舍,那时候她的爸爸在外面有了一个相好,经常不回家,是文化局的家属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她在超市里做理货员,是她先认出的我,拉着我说了好多,说很后悔高中时的自暴自弃,又说真羡慕我能够考上A大,说我是C市一中女生的骄傲。”

大刘老实地说:“真的,没想到你高考考那么好,是我们高中的女状元吧?”

“什么女状元?我就是运气好罢了。”

“怎么能说是运气?运气眷顾的都是努力的人。”

“这倒也是,徐老师找我谈话以后,我意识到我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离开他们!而我能够最体面的离开方式,除了上大学还有什么呢?”

文依依叹一口气:“我看到那个女同学,她仿佛是我的一面镜子,如果没有徐老师的严厉和苛求,我也许就和她一样了,我不是说她的现状就一定差,但是那种想改变却又无力改变的状态,是我不想要的。”

“嗯,我妈妈说起你的时候,她也很感概,你大概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说我上了A大?”

“也算是吧,毕竟在那以前,理科女生很少考你这么高的分数,况且你在高三以前成绩都不突出,所以最后分数出来,宛如放了一颗卫星。”

“嘿嘿,我也没有想到,我的分数竟然比我们班的学霸——刘致远同学还要高十几分。”

“得意了吧?就因为这十几分,你上了A大,我只能上A大的医学院。”大刘现在想来还有点汗颜,这也是后来他更没有勇气向女神表白的原因。

“也是因为我嫁到了简家?”

又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是的,怎么不是?简家作为A省最有势力的家族之一,作为简家的儿媳,文依依在C市人民的口碑中一直就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

“你说了我离婚的事?”

“刚开始没说,今天我说了。”

“今天?今天为什么说了?”文依依不解其意。

“唉,我妹妹的事,徐老师一直觉得你帮得上忙。”

“你妹妹?”

“超生的。小时候放在乡下养,上小学才接回来,她怕自己不听话会被徐老师送回去,所以什么事都听徐老师的,就差和徐老师换头了。”

“啊?这样啊,不过你这么说你妹妹可不地道。”

“唉,我是自责呢!我一直庆幸有宁静听她的摆布,让她腾不出手来管我的事,我的工作,婚姻这些她一概是不满意的,但是我的态度一直就是不要管我,所以她唠叨归唠叨,倒没有实质性地控制我。宁静就倒霉了,听她的话读了师范院校,大学毕业后被她包办回C市一中教书,这些都不说,关键是连婚姻她也给包办了,说是我爸的朋友的孩子,但是我看我爸和那个老石也不是那种很熟的朋友,然后这个女婿就是那种,眼高手低,不想上班,工作不如意就打老婆泄愤,这都是什么人!”

大刘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怎么说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妹和那个混蛋生了一个儿子,一直是徐老师带着,有感情了,亲的很,现在我妹想离婚,那边就放出话来,说他们家法院有人,要离婚可以,孩子的抚养权,想都别想!这不是要徐老师的命吗?不行,徐老师上次就想着让我问你在C市法院有关系没有,她要和小石,就是那个王八蛋家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