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家

admin 24 0

被米粒啃掉了很多枝叶的云竹, 居然长出了很多新枝叶,米粒无意中做了最好的修剪。

阴天,但没下雨,昨天,甚至早饭时都是说的去小院。饭后她爸问:还去吗?要不算了吧,回去干啥?已经九点多快十点了。我说:拔芸豆架呀,种二月兰呐!自己说的声音都不大,也没底气。并非觉得自己没道理才没底气,是因为咱不是任性的人,也算善解人意吧。女儿也说别回去了,你们在家中午可以跟我一起吃饭。她要在家学习备考出科考试。很自然地接受了窝家的决定。自三月份开始打理小院以来 ,我只有两个周末没去。基本是习惯了每个周末风风火火的奔波生活,停不下来的感觉。人为地改变一下惯性,让自己停一下也不错。

天竺葵熬过了夏天,迎来了凉爽适宜的天气,跟着进入了花期,有的叶片还发白,慢慢会变过来。


瞬间想好了我要做什么。其实,不外乎打扫下卫生,飘窗上全是我的花儿,整理一下,洗净托盘,空花盆搬到阳台去。昨儿我在卫生间听到他在外面评价我的花:还号称养花呢,看看都是三根毛的,还晒!我忍住没吱声。等到我忙完了出来,伸手呼啦下他几根毛说:就是比照你的样子养的!然后放声大笑,在家不放肆去哪里放肆?相互取乐一番,要不阴沉沉的天太闷了。


厨房窗外那盆天天开,花如其名,确实天天挂满粉色花朵,门口保安大哥送的。这?是唯一一盆开着花进家门而没受我怠慢轻视的花。原因很简单,这是我妈喜欢的花,其实也不是说我妈一定喜欢这花,只是因为她生前几年只养了一盆这样的花 ,是我弟千里迢迢给她背回来的。我妈她喜欢开花的花儿,天天开天天给她安慰,直到她走后一段时间,枝头还挂着一朵孤零零的花儿,不知道寂寞了多久,最后,在无人照料中去天堂找我妈了。


她爸说也该在家一天了,光顾那边这边都顾不上了。他给冰箱除霜,清洗烟机,还插空去买了虾,蔬菜,肉馅和馄饨皮,这是要包馄饨,准备明早的饭。他这人是12分勤快的人,为什么说12分不是10分呢?是因为我觉得他勤快的过了那么2分,本来10分刚好,他非要多出两分。一般来说太勤快的人会导致其他家庭成员的不勤快,甚至是好吃懒做,当然也可能会把家人带动的一样勤快。但是问题就出在那多出的2分上,你就看啊,一会还在眼前晃呢,转眼门响,哧溜又出去了,已不记得一天当中是第几次出门了,缺一点东西也得立马出去买,哪怕不急用。有时候我实在忍住问她:你能不出去吗,歇歇不行吗?


他说:我不干你干?你这家伙太懒了。罢,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在,俺也是自觉勤快的人,没有因为他多干了两分而自我放纵,尤其是他不在家的时候,俺可能干呢!我干活不急,但是很有数,会统筹安排,所以云淡风轻就把活干完了,不爱把动静搞得很大,跟多大事似的。我整理完飘窗继续抹擦家具,手里的抹布上下翻飞左右摆动,引起了米粒的极大兴趣,这家伙就是爱凑热闹,哪儿人多它去哪里,然后就开始跟我抢抹布,灵巧的前爪拨愣个没完,抢去你帮我干?比小孩儿还皮,这活儿没法干了,得偷偷地赶紧抹几下你说这叫啥事儿?她爸拿了马扎准备坐下来清理冰箱时,米粒一个箭步飞跃上去,稳稳的趴在了马扎上,又拿它那惯常用的无辜眼神盯着人看,她爸只有问‘米粒,米粒,你想干嘛?’的份。打扫完卫生,洗完澡,忽然想敷个面膜吧,整天想不起来,想起来也懒得敷的人,需要自我批评一下,这不就跟我平时说她爸买了书也不看,说女儿有水果也不吃有奶也不知道喝是一样的吗?指责别人一套一套的,对人对己不一个标准,是我们惯犯的毛病。


女儿过来跟我说:很抱歉,麻麻,没让你去小院!我是觉得天不好,怕你们不安全!我笑,我知道,女儿,其实我也觉得在家呆着挺好,收拾收拾 ,不然,真没时间呢。我知道女儿挺喜欢跟我们呆在一起聊天,并不像一些年轻人一样不喜欢跟长辈相处。她突然说:真正跟爸妈在一起的日子也不过20年 ,以后相聚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她是突然想到明年要到北京上学去,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了。这话没把我带入伤感境地,相反心里升起一种看透世事的畅快——似乎我们在此岸,透过层层迷雾看清了彼岸的模样,绿草如茵,芳草鲜美。笑着对她说:必经之路呀!想想我们算是幸福的,比别人多在一起相处了几年。人生不长,我和你爸的人生已经过半了。所以,我们更要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善待彼此,不难为自己,也不为难别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尽量达成自己的心愿。也没有什么是非做不可的事情,别搞得太紧张,放松下来,别为自己设置太多负担,让我们的生活过的更美好更温情一些。

中午,茄汁虾,虾线女儿挑的,不管是鱼虾还是蔬菜,她不干便罢,只要干就干的非常仔细。清炒豆芽,好久不吃,味道真不错。


傍晚, 出门散步买紫菜虾皮,看到一楼一簇很高的粉色小花开在窗前,进到前面去查看。出来后追上爷俩,女儿悄悄告诉我:老爸说你是真花痴,人花痴家是看帅哥,你妈看真花!

老帅哥可真有才!这是女儿让我说的。窝家继续,流水账就到这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