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好文·西散南国文学】立秋 | 土窍凤

admin 31 0

作者|土窍凤

对于不甘寂寞,爱热闹的我来说还是喜欢夏,喜欢绿油油的草;喜欢花落后枝叶间露出的青果,它们都在发了疯似的猛长;喜欢那些过了一个春天还未尽兴的小花儿们继续晒出各种姿势招摇显摆,还有象初婚的新娘一样临波弄影的杨柳,再到满池亭亭玉立,面含少女娇色的荷花……喜欢那一丝凉凉的细风,轻轻吹过人的脸庞,吹干脸上的细汗,让衔在鼻尖上或下巴上的那一滴汗珠也释然落下,带着对生活清晰的折射,把一些燥热复杂的情绪收藏起来,很快地融入泥土。一股清凉便让每个毛孔都兴奋起来,很爽!


明净的天空似乎空旷了许多,也许是因为这地上的氛围安静了许多吧!夏折腾了二三月,总算是折腾累了,雷声远去后,空气不再热烈到发狂,此时来一阵雨,气势上定然也温和很多。我还是张开了双臂,做好一个拥抱的姿态迎接秋的到来,这一个姿势是否完美,我已经是尽力做了。

走过公园的小桥边,一只迷路的蝴蝶闯进了我的视野,它在几条垂柳的枝叶间穿来穿去,和细长的柳枝碰了又碰,过了一会儿,也许是累了吧,就停在一只柳叶的尖上,我下意识地抓紧了手边上的桥拦,心里替它着急起来。也许它是在寻找往日路过的那一片花海,花儿都谢了,它要到那里去寻找曾经快乐的时光?我的心头不禁生出一股酸酸的滋味来,一直酸到鼻子。是啊,春已走远,夏正启程,象这一只迷失的蝴蝶一样,我又要到那里去寻找我的花季,还有那个曾经灿烂的春色?那些埋进生活锁事里的渴望,那些曾经怎么努力也实现不了的心愿,以及用什么方法也遗忘不了的你。


我搭在桥栏上的手,不由得又一次用力抓紧了桥栏,桥栏已经不是像仲夏那般滚热地烫手了,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感慢慢爬进我的心脏,在心底弹了一下,像深夜里独自悄悄落下的一颗露珠,掉在寂静的水面上溅起清脆的响声。

桥下清澈的流水,叮叮咚咚从东头流到西头,我明白,这水的温热过不了多久也会降下去的,该走的终究要走,此时我也无心再伸手试探这每日必见的清亮亮的池水、试探那水的热度到底减了多少?挥挥手,象送别一位老朋友,注视着它向前方流去。 

再一次缓缓地转过头来,那一只迷路的蝴蝶还停在柳叶尖上,我忽然就有些激动,刚才还以为它飞走了呢,它却是如此恋旧,是否和我一样,傻傻地恋着夏,来到夏消失的路口久久徘徊?带着那么多的不舍,又那么无奈。

我轻轻地走向它,带着许多怜惜,在离它不到一米的地方注视着它,这只从春天飞来的蝴蝶带着对花朵特有的钟情,它正在发呆,像是想什么事入了神。我再也忍不住,轻轻地伸出右手想去抚摸它美丽的翅膀。它像是被我惊吓到了,突然起飞,在长长地柳枝间扑扑扑地碰撞了一阵,随后就从那些枝叶里穿出来飞走了。只给这尴尬的空气撒下许多银色的粉尘,那些粉粒顺着柳枝往下飘落,有的粘在尚且翠绿的叶上和纤纤柔软的柳枝上,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有一片黄色的叶随着银色的粉一起翻飞着落了下来,绕着我的视线轻盈而潇洒地飘在我的脚边。这是我今年见到的第一片黄叶,它就那样不紧不慢,不急不躁地走向它的宿命,我不禁为它的淡然和沉稳叹服。


我所处的北方是不宜长荷花的,眼下,这一池的荷花倒也清爽自在,落过花的地方,莲蓬静立,正在打开的花蕾清靓秀丽,细风轻轻碰一下,依然飘袂如仙。荷叶虽然受到气候的限制比南方的小了许多,有些枯瘦,但是它们还是尽可能地把自己打开,与这个世界拥抱。我看着满池的荷,驻足小桥,独自立于栏边,江湖之外,凝视你和你的江山,透过这夏和秋联手织起的网,看着你俊朗的面容,和潇洒的动作,独守一份属于自己的安宁和热闹。有时也忍不住,把手拢在嘴上,声音拉得长长地喊一声:“喂,你好漂亮啊!”随后就像看到了那一个千百年难得一见的一眼回眸,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或者喜欢了吧!你远远地看着我,我远远地看着你,没有过多的要求,没有过高的期望,我不涉水,你不粘尘,相视一笑,便很满足。

目光向远,公园边上的棉田绿得发光,叶间即将打开的青桃都害羞地将自己藏了起来,它们亮亮的眼睛透过稀稀拉拉的叶缝偷看着外面的世界,宛若初涉尘世的少年,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外面,一边又想法躲开外界的视线,总想把自己封闭起来,捂得严严实实。我打量着这些毛头毛脑,一脸朦胧的小东西,还是会和它们一起害起羞来。看到它们时,我的脸上也定然飞起一层淡淡的红晕,那是从心底升起的一片霞,很美!我何尝不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等来那一个属于自己的缘将心里的那一扇门打开,那时才可向这天地倾吐满腹的情愫。

地边的狗尾草则大方了许多,带着天然的野气,高高地翘着尾巴,野蒿子也骄傲地抬高了头,它们正向人们炫耀着一个心满意足的孕期,自信而狂野。苇子们裹紧了心思,努力整理着一包又杂又乱的心情,它们也在等待,等那个属于自己的缘撞散心事走向成熟,揭去本是累赘的壳,自由的飞!此时,我仿佛看到有风吹偏了芦子的头,芦花便纷纷飞起,象是仙女散花,满眼都是白色的小精灵,打闹着,嘻笑着飞向它们的自由。


折腾累了的夏天,谢幕时把满怀的热情一股脑倾倒给一棵棵红柳,秋便化作广袤的戈壁滩上那一团团的红,离远看,象极了池塘中一朵又一朵独立而生的莲,孤傲但不孤僻。红柳花开得很欢,轻轻闭上眼睛,鼻息间会有微微的香气轻轻地滑入心肺。花间喜闹的蜂蝶到了这一天应该也是飞累了,大概都想停下脚步休息休息吧!一时间少了很多,没有海棠花开时的那种景象,乱哄哄的,但很热闹。

池子边上的那几棵红柳最是活泼又调皮,张开衣襟,不带含蓄地就接住夏倾倒而来的热情,稳稳地顶在头上,把一头秀发炫耀得通红,一时间,色彩单调的戈壁滩上漂浮着一朵一朵红色的云,很快把人带入了一个梦幻般的童话世界,让人不由自主驻足凝神,多久也不愿收回贪婪的目光。这倒是像极了我藏在心头,永不褪色的那一份羞涩,一份怕人知道,又盼人知道的小心思,一样不得安分,一样的鲜红,一样的可爱,一样的引人回头注目。那是生命里燃烧的火焰。很美,很热烈,也是我岁月里拒绝不了的一个景点。从青春年少就植入了一个梦境,之后独守着这个梦,走进厚重的中年,迈向苍暮的老年,哪怕脸上布满了皱纹,头上飘起了白发,仍然保留住生命里的这一份美丽,此时融进这深沉了许多的绿叶里显得格外明显,格外地让人心旷神怡。所以突然感觉,这地大了许多,也宽了许多,心里有挥之不去的舒畅和甜蜜。

我怀念夏,想着夏天的种种。再抬头看,洁白的云朵,也做了一个躺平的姿势固定在了那高远的晴空,夏便在一床温软的蚕丝被里进入了梦乡。这世界原本就这样,该走的已经走了,该来的正在路上......


作 者 简 介

土窍凤,新疆奎屯市人,热爱文学,作品以诗歌,散文为主,多见于《今日头条》《南国红豆诗刊》《西散南国文学》和《温馨微语》等各大网络平台。在全国第二届郦道元山水文学大赛中,诗歌《麦收》荣获三等奖。南国文学社新疆伊犁洲分社社长,《南国文学红豆诗刊》编委,南国文学推广宣传部副主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