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随笔:往日情缘

admin 46 0

经常想起三年高中生活中的点滴小事。

有时候,为那时的一件事情,一句话,一个场景,都能回想半天,有时还忍不住的笑,傻傻的。当初感觉苦涩的岁月,如今想来犹如一壶浓香的陈酒,也像是一幅青涩的画卷,更是一份用岁月沉淀出的浓郁的情缘。

最能勾起高中生活记忆的就是吃的饭菜。那个时候,吃饭已经不是问题,在学校食堂吃的是白面卷子。卷子每周预订两次,周一预订到周三,然后再从周四预订到周日。我依稀记得当时男同学最正常的预订组合是“二、三、三”,就是早上预订两个卷子,中午三个,下午三个。饭量小点的同学的预订组合是“二、二、二”,还有“二、三、二”,饭量大的同学的预订组合是“三、四、四”,“三、四、三”,甚至还有“四、四、四”的。经常的女同学看到这样的组合都会不禁大吃一惊,因为男同学一天的饭量,她们能吃三四天。女同学最正常的预订组合就是“一、一、一”,预订“一、二、一”的都很少。

其实,同学们看看手里的几张薄薄的饭票,预订卷子也总是往少里订,生怕吃不了浪费,那时候预订卷子的原则便是:宁可欠着,不要涨着。

每到预订卷子的时候,班里的生活委员就列好表,把每位同学预订的卷子数逐一登记,然后汇总报给学校食堂,学校食堂就按照各个班级上报汇总数蒸卷子。

每到下课吃饭的时候,当天值日的同学就抬着毛笼往食堂小跑,根据班里预订的卷子数去抬,抬回来以后,同学们就根据自己预订的卷子,从毛笼里拿。去食堂抬卷子的多是女同学,因为卷子重量轻些。

大水桶就得需要男同学抬。在去抬卷子的同时,值日的男同学就抬着一个大铁桶去食堂打水,在刚放学的那个时刻,同学们抬着铁桶奔跑的跑步声和铁桶的吱溜声会响彻校园上空。那时候是舍不得花钱买把暖瓶,同学们会把喝水的瓷缸子放在教室前的一块水泥板上,抬水来的同学就拿起瓷缸子把抬来的水往排在水泥板上的缸子舀。

每逢学校大休,同学们就要好几天不再预订卷子,因为同学们都从家里捎来煎饼。煎饼有玉米面的,有地瓜面的,还有玉米面和地瓜面掺和的。一种煎饼一个味道,煎饼糊子发酵了的煎饼有淡淡的酸味,地瓜面煎饼甜甜的。吃惯玉米面煎饼的想吃吃地瓜面煎饼,吃惯地瓜面煎饼的又想尝尝玉米面煎饼,同学们便交换着吃。

那时候,也没有这背包那挎包的,更没有拉杆箱,煎饼都是用包袱抱着,然后用网兜提着,车站距离学校也有七八里路不少。城里还没有出租车,假如当时即便有出租车,同学们也舍不得花上几块钱搭车。每次回学校,提网兜的指头都会被勒的发麻发紫。

那时候,菜是舍不得吃。每次回家,家里的父母总会给炒上些咸菜。每位同学捎的咸菜的味道也各不一样,有火候大的,有火候小的,有油水大的,有油水少的,有咸味重的,也有咸味轻的……无论是火候大小,油水多少,还是咸味轻重,炒的咸菜里最少不了的就是辣椒,辣椒有红的,也有青的。有的父母来不及炒咸菜,就随便捎上几个咸菜疙瘩,并把咸菜疙瘩用刀割上几个口子,以便吃的时候方便往下撕。

等同学们捎的咸菜吃的差不多了,才狠狠心到食堂里买上几顿菜。如今的经济条件好了,上学的孩子们一顿饭都要买好几样菜。那时候要两三个人才买一份菜,有的甚至还四五个人吃一份菜。买的都是两毛一份,或是五毛一份的。一块钱一份的菜是舍不得买。菜不是炒的,而是炖的,与其说是炖的,倒不如说是煮的。因为,菜上面看似有一层厚厚的油花,可是吃起来没有一点香味,而是有一股涩涩的清水味。菜也都是季节中最为便宜的菜,大白菜、青萝卜、黄豆芽、芹菜、黄瓜……偶尔掺着几块猪肉,或是几块豆腐。合伙吃饭的同学也总是把那少的可怜的几块猪肉、豆腐相互让来让去。

岁月已去,犹如眼前,岁月流逝,情意更浓。回想往日岁月,更是一份美好的回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