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辑七:与梦回

admin 32 0

  曾经共度秋,悦心不言愁,几杯浊酒,仰星空诗一首。那时已旧,记忆静幽,自离别于秋,再未回头。

  生命在张驰之间,挥发了天赋命中的全部情绪。当岁月缓慢下来,至寂静时,人已离凡尘,灵已化作魂。

  心宅越窄的人越容不下卑微,心灵越贫的人越看不起穷困。有时造化会弄人,它让许多人也走到了卑微和贫困的日子,让那些人学会了自己蔑视自己。

  男人生来无退路,踏遍坎坷一杯酒。风雨兼程不落泪,唯有长江天际流。

  水润养万物,而万物却不谙水性。那河川,那雾雨,那冰雪,那血泪……无不渗透着水的成全。山泉旁侧,小溪流经,每聆一次,每醒一回。

  子夜跨俩月,年轮旋一褶。灵魂空净者,步步天梯。浊气缠身者,惴惴沉陷。时间是一根看不见的线,或越扯越长,或越勒越紧,在人们无法拒绝的所有刻度上,它擦了又写、写了又擦,终将什么都不留下。但时间并不缺仁慈,它给了人们许许多多的此刻,且不因慌张而减少、也不因悠闲而增多,从生命起始至运程结束,它不会对任何人短斤少两。人生不是活在时间里,而是积攒着时间,以它换算成生年。

  一叶知秋,遍地凋零是凉透。你已忘了那个萌芽的日子,就像你早就忘了被风吹走的风筝。生命之旅,越是易忘越轻盈,却为何,只留下了那个人,独自怅然,不肯看淡?

  莫怪诗词多伤秋,草木何曾不言愁?红了苹果,黄了银杏,绵绵雨水湿辛丑。笨鹅憨鸭,不忍池边踩凋柳。城里人迹匆忙,不知云上苍狗,早已消瘦。

  孝有福报,隐隐不知。德有积厚,约约冗长。小因大果,果聚小因,莫道天寂,勿言土泥,万物印鉴,不必迟疑。

  秋季的风,向海而行,荡一路波澜,展翼掠听。遥想那个追风的部族,心火赤诚,以陶之黑、盐之味、酒之醇,刻写图腾之徽,品悟生命之沛,感应神灵之醉。每一个念起而动的航程,皆不容悔,岁月之潮水,全是进退。

  阴沉天色,阻挡不了寻觅的脚步。向东去,浪涌滩涂。灯塔矗立,既送走追逐,也迎回归宿。天地间,海缔造了大多数生灵,并给许许多多故事,以波澜壮阔的衍续。而那个听海的身影,似乎比苍老的大海,更孤独。

  九月,海岸空旷而澄澈。风曳旗舞,海天一色。时辰到,千帆竞发,捕猎的队伍,不枉岁月。鱼儿们小心点啊,大网即将撒下,就像他祈求苍天怜悯众生一样,他也希望恣意的海洋生物,活的自在潇洒。不是他不馋鱼虾,他只求年轮别将一切,都以倾轧。

  其实,任何专注的人,都是舍得的人。专一注而心无旁骛,是为出神入化也。红尘滚滚来去,大多是半瓶子醋、万金油、浮漂之辈。只有专注的人,才能体会到专心一世的苦和乐、得与失,且深谙极致之境界。

  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我,皆是苦。其实可以理解为,没有痛苦就是快乐。以此引申,真正进入涅槃之境、没有痛苦、无我之乐者,在当下时刻,唯“机器人“是得逞者也。

  开车的坐车的,谁更惬意?拍摄者被拍者,谁更满足?做饭的吃饭的,谁更快乐?爱人者被爱者,谁更幸福?还活着已死去,谁更圆满?似是而非之间,谁更像是真的?

  如果我们没得选,只能在空与色的钟摆给出的扇面中生活,相信大多数人偏向于先色后空,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之慨叹,也大多源自如此经验。但也有人期望色不空、空有色,希愿色不负心、空不虚情,“浓妆淡抹总相宜“。生身为人,不奢求人生之外的东西,也是一种觉悟,也是一种随遇而安,也是一种耐得住修行之宿命的厚实质地。有色赏色、无色寂空,不空不色、亦色亦空,岂不安然哉?身在色相里而非要以空论空,当是另类徒劳的别扭;本是空壳一副,非要胡填乱贴妆作一种神圣,不啻是一场无中生有的自虐。左是色右是空,活着的状态矣,大可不必自找烦恼。

  许多所谓的“公知”,不少所谓“精致的利己者”,根本上就是翻新版的低端的机会主义者。肚子没货的人尤其在意外在表现,心穷的人特别嗜好敛财,生活能力低下的人爱耍嘴皮子,把互联网带来的便利夸张为可破解一切难题的灵丹妙药的人是新特征的“睁眼瞎”,在当今“俗人“的概念可以定义成容易被环境、舆论和网媒忽悠的人,觉得自己能解决所有矛盾的大约除了年少轻狂的老天爷之外只有并不鲜见的呆瓜们了。

  信息爆炸,环境拥堵,生活窘迫和急功近利,就会让众生感到烦躁,而低曝光、低分贝、少叨扰的状态就成了不少人向往的处境。所谓躺平一族,其意识内核并不是不争,而是厌恶不择手段、丧失自尊、身不由己、违背愿景、言不由衷的机械重复。心情愉悦时,从水缸里舀一瓢凉水喝都觉得甘冽,情绪懊丧时,一杯天价美酒都能喝出苦涩之味。凡事皆有根源,却只能是心照不宣。

  朋友问:什么都是数字化,那要是很长很长时间里都没电了怎么办?答曰:电都没有了,你还惦记数字化有什么意义呢?

  秋虫呢喃,像似咒语,你来或不来,它终归离去。雨水渐冷,也许它等不到下一场风。唤唤未停,期期和鸣,求此一世,哪怕只回应一声。

  开海了,到了牧鱼秋收的季节。渡口已开启,又是一个偌大的轮回。船是移动的路、超度的桥、往生的车辇,鱼虾贝蟹一旦被渔民捕捞到船上,岁月之于它们,即戛然而止。期待大快朵颐的唇齿,已盼啊盼啊,盼了很久了,连无聊了整个伏天的味蕾,都快麻木。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相生相克的宏大布局中,人在有形可见的食物链顶端,却也在微生物食物链的底层——越是懂得微世界的科学家,越是明白人体是什么,越是深谙宿主意味着什么。自然界这艘巨大的“贼船“,人类一直下不去,一直在被轮回。

  红尘人间,有一种生命状态,叫悄然。悄悄而来,悄悄而去,既没有惊动与人,也没吓自己一跳。醒着叽叽喳喳,睡着鼾声如雷,如斯这;轻拿轻放,娴静温和,如斯那。一支笔悄然无声,亦可绘出波澜壮阔;一声吼即使歇斯底里,也传不出百米。大自然中,也有相似情况,比如,同样是水,雨总是噼里啪啦弄出动静,而雪花却飘飘无息。于无声处感念,在噪杂中欢愉,歧分了人之类。

  从前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后来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再后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再再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再再再,朝三暮四。再又再,朝不保夕。再还再,只有当下。再无再,推到重来。明白人未必明白,全是世间一道菜。

  曾经驭风行,年少出英雄,谁知夕阳下,黔驴已技穷。世事无常态,花无百日红,过往勿再提,耳顺心清宁。

  凡有灵性之人,皆有可能开启灵通之心。世间一切都是变数,守持本愿者不断慧根。时光虽驰骋而去,犹信天意不吝。

  九是最大的单数,也是“极数”——阳气之巅,尊崇之顶。九谐久,意为至多至远,9与6呼应时,可构成太极图腾的简约徽象。西历九月与阴阳历九月,都处于青黄交叠时段,是因果达成的收尾,更是农家忙于收播的重合,藏之序曲,亦由此起始。九月的海曲,细浪金沙,滩涂旷净,想寂然无扰观海听潮的人,不妨陪一壶热茶,赋闲寄语与鸥翼,云去多远,心飘去多远。

  菁菁青草晒秋阳,徐徐微风拂轻凉。虽说来日已无多,心愿结于籽穗藏。

  隐隐约约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清静。也许,在信息飞溅、倾轧内卷、着急忙慌的日子里,那是灵魂对处境的别样反弹。

  凡人之道,可鉴草木。暖风中萌生,寒气里蜷缩,不与时变境迁争,且活着,随缘随命,不诧不惊。

  心堵时,去找空旷,在水映晴光、草木葳蕤,在小径伸远、风轻云淡,你会悄悄找回,曾经的悠然。

  专注地拍录一枝花簇,忘掉了时间和琐事,或许是一种别样的禅定。那时心平气和、云淡风轻,不经意中润养了魂灵。

  在浮躁与嘈杂之境遇,在焦虑与惊悚之年轮,最好的治愈方式,就是清空那些冗余的东西,复归无羁的单纯——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重要的,唯有自心祥和是根本。

  读秋,像一遍遍读前世。前世是一幅下联,谜一样的五个字:原来还是你。

  一望无际的大海,就像一望无际的人生。晴和安逸的日子觉得无聊,波涛汹涌的时刻甚感惊悚。而苍茫海天一线,除了遥远,还是遥远。

  别问梦的起源,因为你以人形之态,永远也找不到链接灵魂的那根“网线”。命是终端,运是牵连,你是“游戏”中的角色,此生皆是扮演。

  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寂然拾阶而上。山中开民宿的老友等我去聚茶。一壶秋毫饮尽,我告诉他,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已辞世了,弥留之际,她留给监护室护士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妈不同意……但是我愿意。老友眼角顿时盛开了泪花,他说当初,他只听到前半句,就负气离开了。

  《启示录》描述的所谓“七只眼的羔羊”,暗喻着人类对基因实施无所顾忌改造造成的后果。至于“七道封印开启”的寓言,则是描述了通过基因改造形成的七类新人类,对平凡人世造成的不可逆的新伤害。人类到底该不该超越习以为常的生态限制,毫无禁忌地尝试破解“神时代”刻意留下的智识障碍,向死而生,走向“凤凰涅槃”后的新境界、新维度、新生天呢?也许,中文语义里的“舍得”一词,就是一把钥匙,就是打开时空之门的密码。

  过大数据,将人分类、分级、分别施与不同的策略,一定是反人道的趋向。也许不少人当下还认识不到那是什么,只图眼前的便利、快捷和顺畅,不曾怀疑和担忧。不知不觉中,被记录、被区分、被评级、被引导、被绑架……直到无处避离,当是个体人失去自由自在的忐忑处境,而那决然不是人们追求科技创新的初衷。别轻易嘲笑石器时代原人的生态,那时人心深处的开阔和愉悦,或然是今人所不拥有的。

  如果把时间放慢,就会有镜头慢放的美感。如果把速率加快,就能理解什么是一瞬间。在我们生活的常态中,光是运算的极限,秒是默认的简短。但我们却总企图以超光速的意念,在一刹那实现心愿。可我们走不到我们憧憬的境天,因为太脆弱、太敏感,又舍不得把自己戳穿。

  从蹒跚学步到疾步如飞,人生曾一往无前。但是岁月不饶,某一刻闪回的记忆,忽如倒放的影像,若隐若现而清晰可辨。寿长而命远的人,哪个不曾藏一份怀念?

  再过十年,几茬独生子女父母,几乎都将成为空巢老人。到那时,再孝顺的孩子,也不可能天天陪在身旁,尤其是远走高飞谋职在外国、外地或远嫁他乡的孩子,更是难得相逢一面。科技手段固然能在社区互助养老、居家养老等方式中发挥作用,但终究不是朝夕与共。孤单老者自生自灭的情况定不稀罕,估计在监控视频里辞世者亦会屡见不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一茬人有一茬人的死法,具体到某个人可能是个事,普遍到一群人已无所谓。大浪淘沙潮流去,何必涩苦独问空?人工智能机器研发,应该向助老陪护智能应用方面倾斜,陪伴机器人若普遍进入空巢,那将是对人力负担的一次革命性解放,虽然它们会稀释传统人伦的粘度。

  秋阳晴照,庄稼长势很好,欣慰的村里人直了直腰。等收了老玉米,坐火车去远方城市,看一看读书的孩子。

  尘世千里万里,却不知运势会将明天铺排到哪里。若有幸在身心最安逸的日子,走入一方恬静,让那绿草、翠竹、清溪与鸟儿们婉转的鸣唱,化入灵魂,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世间处处有恩仇,万物时时循缘由。看似平常自然数,深究皆非无厘头。

  世间不少人把自己活成了“植物人“,喜爱草木,沉浸云风,吃糠咽菜,不沾血腥。社交生活中,静若秋泓。尘寰里,也有不少“动物人”,食必鱼肉,穿必皮草,活的凶猛恣意,快意恩仇。其实“植物人”并非无欲无求,而“动物人”也不是只有动物性,或偏向于动态的生活,“植物人”有“植物人”的底子,“动物人”有“植物人”的潜质,相互演变,构成了斑斓样态。“半仙”亦不鲜见,“半鬼”也不稀罕,难得遇到的是圣灵一般的存在。

  有人欣赏愁容,有人爱看笑脸。好像不经意、不自觉,实则“剧本”的安排。长成什么貌相有玄机,亲近什么样态有奥妙,既有群分类聚的社会属性,也有先天本质的“角色”扮演。如果把已知宇宙看作一台超级计算机,那么人类已有的解析能力,多么睿智的个体,多么融洽的整体,也无法辨认所有的因果规律和随机变数。且不论宇宙是谁创造的,就只说宇宙这台超级计算机的自我学习、自我更新、自我演绎的能力,已然足够全人类世世代代无穷尽的破解。

  诸子早已逝去,传说依旧鲜活。只不过,他们的著说已被篡改的七零八落。那是个众星闪耀的世纪,也是灵感飞扬的年代,就像一场宏大的焰火大会,夺人瞳眸、撩人心魄、启人智识,以至于后来的后来,如今的如今,他们对众生思辨的影响依然深重。但是,如果拿掉原点,以非线性思维散发而去,让模糊和混沌回归原态,我们会不会跳出圈套、挣脱桎梏、甩开惯性,选择更多的选择,判断更多的判断,对物非物、理非理、状非状、道非道的别样观察和领悟,形成另类的认知系统、解析模型?当然我们首先要防止陷入历史虚无主义和不可知论的深潭,让一张白纸、大片留白、无垠空洞,不随主观故意性,施与乱涂乱抹、胡乱填充。站在造物主的旁边,我们才能摆脱先验、经验、实验的拘囿,从无从空从虚从假的俯瞰视角,对无中生有之前的前因果,作出鉴别,哪怕是那种境况,未必是人智心识不能理喻的。从无念时读,从无象态推,许是无妄的际遇。

  四大传说皆因情,八大金刚离尘红。一念何必饶梦碎,三界岂可忘心疼。

  语言到不了的地方,文字可以。文字说不清的事情,图画可以。图画描不出的意境,音乐可以。音乐打不开的锁扣,心念可以。心念穿不过的围堵,死神可以。死去也放不下的掂挂,梦回可以。

  无言以对,不是心上无意,不是情丝断弃,而是为了不惊扰,天涯与共的此时。

  时光在路上,思念在心上,昼夜共天长,春秋藏梦乡。为你出神,茶水凉;为它怔呆,岁月荒。老吾老,一首歌的相忘。

  为何古人慨叹,“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是因为心里装了太多人、太多事的人,活的格外累。而那也是一种人,莫名其妙英年早逝的原因。

  在暮色渐深之前,将时间截一个片段,与草木相望,与云天共挽,听心声编写的旋律,以此接纳秋天。

  老话说:不怕贼守着,就怕贼瞅着。我认为其寓意在于:不怕坏人,只怕人坏。贼守着但不知,就不会起念,也就不会造成损失,而一旦瞅着了就会动了心思。好人好人不产生结果,就分不清楚,但若是起了歹念、动了嫉恨、发了怨毒,那就要“坏”人了。所以老人家经常提醒年轻人:别显摆幸福,除了父母(大多数),不少情况下,没人希望你过得比自己好。而一旦亲近和熟悉的人心生了恶意,防不胜防,其造成的损害不可小觑。

  去海鲜档买黄皮,价钱有点小贵,因此犹豫了片刻,小哥大喇喇地说:人的好时候只有十年,最多也就十年,能吃爱吃别不舍得。因好奇,就问他:你是怎么算出来十年的?一听我问,他来精神了,买卖也不管了,有人问价他也全推给一旁的老娘。他扳着手指头:小孩子六年,免费教育十二年,读大学、读硕士、读博士少不了五六年,头疼脑热、吃喝拉撒、人情世故耽误的时间怎么也得十年,老到吃不好、睡不好要七八年,睡觉要占人生一半时光,这么一合计,哪怕你能在世百年,哪还有多少自在的时间了?听他一顿掰持,我点点头算是对他的账头表示认可,随即也买了他十八块钱的黄皮。当然他算的有瑕疵,比如把占用同一时间段的事情摘出来单算时间是不合理的,但他粗算的人生时段也不无道理。人生自主的有效时段真的不多,即使是那所谓的十年好时候,也不全是自由自在的。但孩提时代的光阴、青少年读书的日子,不是毫无意义,喜怒哀乐即是人生体验。而其实,红尘几十载,不是数字算出来的得失,而是一点一滴的经历。跟摊主小哥瞎侃也耽误时间不是?可时间不就是用来耗费的吗?它又攒不下、存不住,何妨吟啸且徐行?

  平头百姓认理不认法,但不影响判断善恶。秀才书生认法不认理,所以常常活的人格分裂。说话一套一套的人,关键时候未必用的上,木讷寡言未必老实巴交,出大篓子惹大祸的不在少数。今儿觉得这事重要,明儿觉得那事吃紧,后儿觉得另一件事刻不容缓,弹指一挥间才发现,那时实在很惘然。

  娑婆世界难两全,摘下我心遣魂还。情僧尚且有劫渡,奈何众生更平凡。烈酒纵诗佯狂态,清茶慢品自悟禅。春风得意忘形时,哪知肃秋凋残垣。红尘无非一场梦,醒来犹是痴裸猿。

  浮生淡如水,做人莫做鬼。搁下手边刀,浮尘扫心馁。清风徐来秋,净眸看见美。

  日出先照地,海曲韵千年。青茶迎远客,醇酒醉不还。缘来又是你,一梦入桃源。

  常常把谷莠子,比拟自己。不止是感佩于它们生生不息的韧劲,更在于它们天涯海角处处可见。看透了人世间的灵魂,不会在意自己是否平凡,只珍惜日复一日的相守相伴,不羡慕翅膀的翱翔,也不垂涎鳞片下抑制不住的狂欢,安然做一棵小草,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待水滴石穿。

  秋雨沥沥暮色早,归途悠悠街灯恼。时间本是同行者,距离却要分路桥。

  爱恨情仇皆是果报,有的人不服不信,偏说我就受恩不报怎么着?当然可以,不报就不报,那是你的选择。但你不知,岁月会用零存整取的隐性模式,在你攒够时不由分说地安排偿还——也许此一生,也许下一世,也许调节到后辈人的宿命中。如果你能理解什么是天道地理的大参照系、大数据、大轮回、大因果,你就会彻悟——躲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

  秋过人间处处冷,风邀枯叶娑娑零。云向西天聚雨事,你朝东海询寂龙。无常红尘有常态,不执年轮忆孩童。大肠萝卜已入味,原来尘世一食虫。

  又是开门雨,闭门尚未停。秋意狺狺深,凉气嗖嗖鸣。凭窗眺夜路,往来不相逢。

  人世间,有一道算式,也是命运的铁律,即此消彼长。活的太满了,就会挤掉余年。

  遭遇各种苦痛的人,会落下心病。能治好心病的,除了时间还是时间。在时间里邂逅开悟,在时间里打成死结,在时间里稀释,在时间里积重。时间只是给出时间,它不是额外的馈赠,而只是经过了的昼夜的积攒。治好了的人还有大把的时间,治不好的人就缩短了时间。时间之于一个人,就是随生始随灭止,除此之外毫无意义。

  轮回是一味安慰剂,世间有很多安慰剂,为的是给太冗长或太短促以稀释,为的是给未知的恐惧和已知的无望以屏蔽。说它没用也有用,说它有用也没用,因人而异。

  从目睹中看到玄机,在景象里窥见巧妙,会听弦外之音,能辨大象无形,那是一类平常人的不平常之处。急吼吼,嘈切切,沉甸甸,浮漂漂,都尝不到人生真滋味。

  浮屠何止七层高,善行怎可只修桥。天使亦在尘世间,菩萨竟是自行好。

  雨后天穹染金黄,望海亭下云裳长。灵气漫卷凡心开,莲山胜境莫独访。

  每个逝去的夏天,都有可以铭记的故事。但你每每选择淡去印迹,因为你相信前方还有未竟的故事。攘攘红尘,有指望的人不泥缅忆,无期待常念过往。你似乎更像子曰中的样态,“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山中一日闲,悠然忘尘寰。原本一缕风,林间自盘旋。梦里似相识,醒来莲山南。

  云过山城风向东,秀才端茶诗意兴。原本文曲下凡尘,情感人间笑笑生。

  神被一阵轻唤叫醒,莽莽撞撞里,它说:要有光。不然,我什么也看不见。于是混沌的宇宙划着了第一根火柴。有些宗教学说,总是强调神的旨意是要有光,却不知,这小千世界,先有了声音,唤醒了神,然后才有了亮光。

  天气晴好的时候,不要带目的,去最原态的境地,或漫步,或闲坐,看一眼阳光如何塑造,听风声怎样传说,你也许会在某一个刹那,忽然就不再惧怕死亡——自然界如此开阔,走到哪里,变成什么,那都是我。

  所谓四季,其实就是两个过渡期衔接的春因秋果。就像人生,因为开始而必有结束。所以词人的感慨一直都是:不如只初见。

  风景在远方。这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不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而是陌生引动憧憬、距离产生美的逻辑。真正的摄影家一定会走的很远,他们的镜头是一只好奇的眼睛,就像旅行家手中那支探索的笔一样。凡常之处无风景的表述,当然不是武断。

  远年以前,侠者孤单。非不容,乃不眷。一人一马一柄剑,一壶一箫一暮晚。天涯处处,自如自愿。

  层峦叠嶂,暮色苍茫,一方境界,独立忆往。往已往矣,云风锵锵,诗旧画旧,新梦铺床。千年一瞬,不散松香,炊烟又唤,山路细长。

  虽然心境无垠,亦不舍白墙红瓦、绿树青山。梦想很远,情在尘寰。沿着愿望走一生,却不求实现、不期圆满。

  天上云,山中雾,心底泉,似真还幻。而与你相望的那个清晨,好像梦见。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春来了,秋来了,夏冬也来了,山巅之眺,万年之约,一直等你,再醉东坡。

  寂然听雨,安然处静,一个人的性格使然。性格是内嵌的天质,不会随知识、情绪和世事的演绎而变化。每个人都有潜意识,它不被肉身体验所影响,一直独自。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