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位

admin 37 0

图书馆,一位女生越靠越近,我刚落好座,正在改论文。

她站在我左手边,拿起手机,对后面座位拍照。

她再站下去,我要开口了,觉得不自在。

不一会,她走了,一位穿着花裙子的阿姨,推着车过来。

花裙子是工作人员,主要职责是给散落的书分类,没事干就在入口的墙边,坐着玩手机。我每次从那旁边经过,她们要么是在聊孩子上学的问题,要么是聊什么时候休假。

她说,你的书放成这个样子,让别人怎么坐?

原来是后面的同学放了两摞书占位置。

我回过头去看,那两摞书把同学的脑袋埋了起来,很像高中生在教室里备考。同学抬起头,我只能看到她的发箍。

发箍的回应很有力量,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图书馆那么大声说话。

她说,我怎么占别人位置了?那么大的空位,来了不能坐吗?要是有人来,我再挪,不行吗?

花裙子阿姨说,你不要横,这个位置你占了一年,要知道,图书馆不是你一个人的地方,本来也不能放东西。

后来也没什么结果,花裙子推着放书的小车,一边走,一边教育人。两人有一句没一句,散场了。

我以前考研,也在图书馆堆书,但经常会被清理。可来来去去打几次游击,也就习惯了。很多备考的人,都需要一个固定的地方来存放资料。

但是真要给他这么个地方,估计不久就拿台灯过来了,过几天觉得纸巾、零食、充电宝很有需要,也一股脑带过来,变成了一个小仓库。学校空间有限,只能委屈每个人,带着东西来,再带着东西走。倘若都不满意,其实大可在家里看书。

我之前的学校,学生不多。系里照顾博士生不容易,还每人发个研究小间。图书馆空间更大,入口处就有一整面墙的储物柜,多占用几个都没事。

可是呢,资源这么丰富,但真正使用的反而不多。学校花大价钱买了几个数据库,但年底一统计,下载的论文加起来也没几篇。我常常会觉得,资源就是无声无息地流失掉了,怎么挽回都没用。

想到这里,突然“呯”的一声锐响。

原来是发箍同学站起身来,合上墙边的铝制门,估计是嫌外面太吵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