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生白露

admin 27 0

秋天生白露

已是仲秋时节了,如果是在新疆,树叶就已经分明的层次了。

可惜我在中原腹地,还没有等来梧桐和银杏的辉煌落幕,只有昼夜温差提醒着季节的推移。高温骤然不见了,夜晚莫名泛着寒气。

如果是在农村,天黑的时候就能看到浓重的秋霜一点点压低,直至落到匍匐的草木之上。寒凉之气变为剔透的水珠,等着第二日的日头将它晒干蒸发。许多蔬菜经不得这般淘洗,纷纷蔫头耷脑的样子,滋味也不如从前。

也有身子硬朗的,比如萝卜和地瓜,就只有经过秋霜之后才爽脆多汁。妈妈很爱这两样,往往买回来还没有落锅就被吃掉了大半。妈妈和蔬菜打了半辈子交道,自然比我这样的菜盲挑剔许多。以打霜为例,不打霜的白菜不要,打了霜的西瓜和茄子不要。

妈妈每天都是清早去买菜,菜叶上还是新鲜的秋霜,看叶片的颜色都知道是刚离开土地没多久。到中午的时候,这些盛着秋意的蔬菜就摆上了餐桌。经过一番猛火爆炒,蔬菜的颜色都还保持完好,嫩黄翠绿的很是醒目。


从我这个楼层看不到季节,只能看出阴晴变换,毕竟我离天空太近而离土地太远。看不清楚土壤,昆虫,鸟兽,植被,蔬果的眼睛,自然也认不出秋天的形貌。我的阳台也中着许多植物,有茉莉,吊兰,薄荷,柠檬,多肉,栀子花,还有几盆叫不出名字的绿植,它们顽强地保持着生命力。

尤其是那盆柠檬树,已陪伴我一年有余,我给它取名叫小星星,无论怎么浇水施肥,从来没有结过果。后来不知怎么一天天微弱凋败了,原本油绿的叶片也变得黯然无光。正当我准备将它放弃,重新植一盆龟背叶的时候,从小星星干枯的根部里居然发出几根翠绿的枝条。


过去半个月了,这三根枝条长得非常稚嫩强壮,很有种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感觉。我很感激小星星没有因为我的照顾不周而离开,感谢它仍旧垂怜我。

可是那两盆茉莉花就有些认生了,刚刚买回来的时候香得霸道无比,我甚至学了养护茉莉和剪枝的方法,可是一个星期过去,花苞越发萎缩零落,馥郁的花香也消散了。好在叶片仍旧是翠绿一片,还算是称职养眼。

秋天到了,它们着急开完了花就开始修身养性了。谁让它们吸收不到那么多的日照了呢,不如就陪我欣赏晚霞。



今天和昨天的阳光还是很充足,但是却给人一种距离感。我们常说秋高气爽,为什么秋天会“高”呢?这种天也高,太阳也高,日光也高的感觉,是节气赋予的,还是一种错觉呢?

办公室在3楼,从窗户望出去就能看到远远的云层,打着卷挤在一起。颜色不如夏天那样洁白了,好像被抽走了许多仙气。好在秋天自有晚霞可供欣赏,变换的交错的色彩,比油画还要浓烈厚重。

 

周末去东湖骑行,看着湖面上挂住一个圆滚滚的太阳,然后一大束日光撒下来,闪耀着碎金般的光芒。就像诗文里说的,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想起去年还去东湖划过船,在汽艇上看这片金色的涟漪,会更有一种奔向光明的命运感。

那时候我还放着音乐,摇头晃脑很是兴奋,听的是轻摇滚和乡村音乐,鼓点和萨克斯的旋律让日落更加热闹非凡。然后就是冷却,太阳会快速退场,只留下一片即将坠入墨色的天空。

于是赶紧要撤,要添衣,要躲回家里,露水的寒气不仅爬上了台阶,也沁入了罗袜。在短短的发呆间隙,夕阳和晚霞就消散无踪了,仿佛刚才一切只是神显,只是梦迹。


如今我不想吃西瓜了,回家看书的时候不仅不用吃雪糕,还需要穿上袜子和外套。静坐如我,会时时惊觉凉意。从关节里渗进去,从头顶降下来,如苔藓一般。

往往这个时候我还会起疹子,湿疹好很多了,可是寻麻疹还是容易复发,尤其是换季前后。缠缠绵绵,消消涨涨,潮汐都跟随月亮转了几个轮回,它还是执着地跟随着我。当然我还是要打败它的,靠着我吃肉跑步养出来的免疫力,和它一较高下。

秋天该贴秋膘了,来吧,让体重来得更猛烈些吧。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