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30 0

电梯里,有位大妈。

她去十楼,我去十四楼。电梯开始往上走。

她问,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说,博士后。

她再问,工资多少?

我说,你也在这里上班吗?

她说,帮忙带孩子,你有没有五万?

我看她问得急,想岔开话题。

我说,你孩子在学校工作啊?

她说,在附小工作,你三万应该有吧?

我说,没有没有,挣不了几个钱。还有,十楼刚过,你得往回走了。

她还不死心,回过头去,按了下按键,又转过来问,三万也没有吗?

我刚好到家,一边走,还听见她说,读了那么多书……

不知道是在慨叹什么。

其实我也很八卦,别人的信息多透露一点,就感觉读了本小说一样快乐,不过我的脸皮还比较薄,不敢像大妈一样,追着不放。

她要是说,我儿子在附小工作,一年没几个钱,不比你们这些高学历的。

我估计当场就要安慰她了,把每个月发多少钱都讲出来。

大妈关心有多少钱,我们大多关心发了多少文章。以前读博的时候,关心的是还有多久毕业。

因此一遇到同类,就问,论文写多少了?

有位同学跟我说,要不是后来相处多了,知道我不是有心来攀比,否则早就在心里把我拉黑了。

因为博士生都处在很煎熬的阶段,论文发不出来,毕业遥遥无期,现在又有个人来问七问八的,不亚于再捅一刀。

可能当时在那位同学眼里,我就像今天这位电梯的大妈一样,问题特别多,躲又躲不开。

我在读博的时候,有一位韩国的博士来学校参加活动。

我也不晓得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就说,你是研究什么方向的。

他说,研究巴利佛典。

我说,我做梵汉对勘。

他说,哇!好厉害,我的巴利文学了七年,梵文只学了五年,只能做巴利,梵文做不来。

我愣了一下,自己其实也只是刚入门而已,加起来不超过两年的时间。他说的“好厉害”是什么意思,在讽刺我吗?

但是呢,他的表情又非常真诚,像是学生要跟老师请教的样子,你要压制住想要指点他两招的欲望。

看起来,好像关键不在说了什么,就算你说今天天气很好,也可能刺痛到别人。关键在于用的是什么表情,表达了一个审问的态度,还是一个虚心求教的态度。

电梯大妈那么着急,非得在短短几十秒,问出我的工资,可能真的是非常想知道。

我老实告诉她,说穷得很,比不上附小,她也就不会错过电梯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