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在外

admin 42 0

从地铁五号线大运河B站出来,门口候着几位年轻男子,他们脖子上挂着工作牌,盯着井然有序出来的乘客,嘴里喊着:“打车吗?三公里五块钱……”

每一天如此。

我多半时候挥挥手,偶尔戏谑的回:“还要钱啊?免费的还差不多。”年轻男子反应极快:“可以啊,美女上车,当然免费。来不?”我笑着摇头,走了。

那些是某公司的地推人员。又过了几天,他们的口号变了:“打车咯,三公里一块钱……”对于这些招揽顾客的,大多数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我不禁想起从前在长途客运站,从大巴车上下来时,人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此起彼伏的声音不断交错循环:“打车吗?去哪儿?”在网约车没有兴起之前,多数是出租车、小三轮、小面包。面对那些来路不明陌生面孔,我总是格外警惕,从未在乘车环节中栽过跟头。

只有一次让我慌乱,感到后怕。

那是几年前的秋天。我从杭州去往德清看望父母,一来可以帮他们做点事,二来也可以和他们聊聊天。搭乘杭州发往德清城际公交车——K588,从武林门北到德清客运总站,一天往返多次。

过去十年间,这条运营线路一到节假日就人满为患,因为距离杭州近,很多年轻人喜欢来杭州购物聚餐,每经过市区一个站点,就会“呼啦啦”涌上来一堆人。

那天似乎是节假日,不知道为什么,在汽车北站的乘车点,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旁边的出租车揽客师傅看着乘客焦急的眼神儿,“诚心诚意”给大家做思想工作:“K588今天来不了,你们不知道吗,这趟车次最近改线路,你们这样等下去,等到什么时候?”、“就是咯,天黑也等不到,白费功夫”旁边有同伙儿煽风点火。

有人等不及,便叫了早早候在旁边的师傅,一溜烟走了。

出租车一趟要一百五十元,而K588只要十二元,我心里盘算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犹豫之际,一个女生凑上来同我说,她和另一个人准备回瓶窑,问我要不要拼车一起?我想了想,瓶窑在德清与杭州之间,与其在这等着没有希望的K588,还不如一起拼车去瓶窑,然后再坐公交去德清。

车上共四个人,司机、我、那个女生、还有一年轻男子。到达瓶窑,女生率先下车,没过一会儿,年轻男子也要下去。瓶窑我没来过,不太熟悉,司机见两个人都下车,就催促我了,想着下车之后,还要找公交站,便有点不太乐意。年轻男子看出我的窘迫,热心道:“我就住附近,对这儿很熟悉,等会儿我送你去搭乘公交吧!”

看他这么说,我就同意了。

他住的地方就在路边一栋房子的一楼,类似于自建房,一看就是租来的。乡下的房子,一楼宽宽大大,一眼便看个底朝天,他让我在外面等着,他忙好就准备送我过去。

彼时正是下午三点,马路上空荡荡的,没什么人。从位置看,应该不是瓶窑镇中心,而是接壤的一个村庄。目光四处搜索,看到一个老奶奶,我急忙上前询问,这里离公交站还有多远?老奶奶“呜哩哇啦”跟我比划着,意思是不近。

我开始担忧。

急匆匆走进房子里,对着正在摆弄一堆器械的男子问:“大哥,你不是说送我吗?要到什么时候?时候不早了。”他不慌不忙的忙碌着:“急什么,总要等我将手上的事情忙完。”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我心里也没有把握,只能干等。

我在马路边来来回回的走,思量着有什么方式可以最快离开这里,阳光从树叶间隙落了下来,四周群山起伏,周围一片寂静。正当我想要第二次询问他时,男子说可以了,准备送我去汽车站搭公交,说完指了指马路上的一辆蓝色箱式货车,让我坐副驾驶。

车龄老旧而脏乱,但顾不得那么多了,我高兴的坐上去,俩人一路无话,他开着“轰隆隆”的车子行驶起伏不平的山路上,车尾冒出的一段段黑烟,肆无忌惮的污染周遭。

越是安静,越是害怕,一旦害怕,就会疑虑。

我满是不解的问:“是走这条路吗?”

他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难道还怕我给你卖了?”

我嘴上逞强:“你怕是不敢,光天化日之下。”

“放心吧,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继续开车。

我相信世间总还是好人多,但置身于人烟稀少的荒僻环境,不得不提高警觉,但光有警觉远远不够,那天上车前我还拍了司机的牌照发给朋友,又在网络发了一条动态,目的是为了增加安全感,纯粹给自己壮胆儿……

年轻男子后来将我送到汽车站,我不好意思的谢过他,问他车费多少?他仿佛为了证明自己似的,满不在乎的说不要钱。我的内心十分复杂,一方面为自己过于警惕而感到抱歉,另一方面又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独自在外轻易卸掉防备属于蠢钝。

事后回想,不理解他为什么拖延时间,把光明正大的一件事,搞得像是设计的迷局一样令人匪夷所思。不可否认他是个好心人,但人在不同的环境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多面性,当无法判断明确时,最信赖的莫过于自己的直觉。它是一种无意识的智慧,有时甚至比思考更快,更加准确,与有意识的智慧同等重要。

那天的现场直觉,让我无法轻松对待。

还有一点经验之谈,对于出门在外的年轻女孩,尤其在赶路时,不将自己装扮的过于高调张扬,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女孩子爱美,走到哪里都希望光芒四射,但刻意低调反倒是安全。

如今我们的社会更加文明和进步,希望我的这些经验完全派不上用场,也愿旅途中充满阳光温暖,人人向善,无论如何,保护自己的出发点不容争辩。

作者佩君,居杭州,喜文字,好读书,

至今写六十多万字,85后职场妈妈。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