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南国文学.走进西藏征文】歌声中的西藏|格玉

admin 32 0

是的,这一首《翻身农奴把歌唱》立刻让人置身在天高地阔、花开遍野、牛羊满地、生机无限的壮美高原。

当我还没有准备好前往被称为“世界屋脊”的西藏去走走、去看看时,青藏高原、珠穆朗玛峰、雅鲁藏布江、雪山、草原随着一首首高亢、嘹亮、优美的歌声热切地向我袭来。

“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清波”

 “坐在连绵的山岗看朝霞日出”

“格桑花开满了雪山,牧歌悠悠惹人醉……”

即便是身处秦岭之南的汉水之源,在歌声里,我依然可以遥望青藏高原,仿佛听见“远古的呼唤”,仿佛看见“千年的祈盼”,我不知道那“无言的歌”是否还在诉说“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感受到威武雄壮的珠穆朗玛“高耸在人心中,屹立在蓝天下,用爱的阳光哺育格桑花,把美的月光洒满喜马拉雅”。


在歌声的牵引下,我仿佛飞到了那片心向往之的天堂。在一个霞光初放的清晨,“我站在青春的牧场,看到神鹰披着霞光,象一片片祥云飞过”,我看到脚下的铁路如“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为雪域高原带来安康”

我看见雅鲁藏布江“象骏马奔驰在草原上”,象百灵鸟在放声歌唱,带着喜马拉雅山的雄浑高峻、带着南迦巴瓦峰的神圣吉祥日夜奔流不息,向着梦中的天堂奔去。

我也向着“东山顶上升起的白白月亮”奔去,却看见了从故乡长安而来的文成公主,她在一大片亲手种植的柳树下,手捧刚刚织成的七彩锦缎含笑而立,在她的身后,我看到一大片繁茂的庄稼和一大群手摇经轮虔诚祈祷的藏民。

欣喜之余,我急切地向前奔跑着,我要“回到拉萨,回到布达拉宫,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巅把我的魂唤醒”,经过“唐古拉山遇见了雪莲花”,我看见了“雪山青草”,还有”美丽的嗽嘛庙”……

 此时,我的身体轻得象一片羽毛,在蓝天之下、在白云之间、在雪山、在草原、在江水轻轻飘荡、飞升,耳边响起了“嗡玛呢巴咪吽”的六字真言。

在一团光影之中,我看见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在踉踉跄跄中走来,嘴里喃喃念叨着“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这位三百多年前体恤民情的宗教领袖和浪漫才情的诗人踟躇着向远方的云海深处走去,渐行渐远。

身后,突然响起高亢明亮的骨笛声,紧接着,一阵缓缓的歌声从天幕传来“那一日,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是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夜,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瞬,我已飞身成仙,不为来世,只为有你喜乐平安”

 深情凄美的歌声令天上人间无不动容。我在半空中静立了许久许久, 直到几滴清冷的雨将我唤醒 。

 回头看去,汉江边已是霓虹闪烁,秋日的凉风夹裹着桂花的幽香袭来,让我浮游在雪域高原的心得到片刻安宁。

在回家的途中,我暗暗下定决心:今生,一定要去西藏,去赴一场灵魂的约会。

伴着一路桂香,我忍不住又哼唱起来:

      “走进西藏,也许会发现理想;

       走进西藏,也许会看见天堂;

       走进雪山,走进高原,走向阳光”

       ……


作 者 简 介

格玉,本名罗枫,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汉中市作协会员、汉中市赤土岭文化交流协会副主席、秘书长,有诸多诗文在网络微刊平台、报刊期刊发表。愿在诗意中行走,在禅意中体会真、善、美,做最好的自己。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